站内搜索:

促排卵方

作者:刘云鹏发布日期:2021-06-23阅读量:147转载量:

促排卵方

刘云鹏先生行医70余载,在治疗不孕症方面积累了大量的临床经验,余在随师应诊中深有感触,现介绍老师在治疗无排卵不孕症中常用的两个方剂——益五合方和促排卵汤。

方剂介绍

1、益五合方

刘老师在治疗不孕症中特别强调肾的主宰作用。肾藏精,主生殖,精化为气,即是肾气,肾气之盛衰,主宰天癸之至与竭。他认为,肾气旺盛则有子;肾气虚衰则无子。无排卵不孕症的患者,临床上常见月经后期或闭经,月经量少,甚则稀发,经色淡红。其主要病机在于肾阴不足,癸水不充,自然不能滋养精卵,精卵不能发育成熟,则无排卵。正如《石室秘录》中所说:“肾水亏者,子宫燥涸,禾苗无雨露之濡,亦成萎亏。”对于单纯肾阴亏虚者,治以补肾养阴,奠定物质基础,以促进卵泡发育成熟。刘老师常选用益五合方为主方。

【方药组成】当归、川芎、白芍、香附、覆盆子、车前子各10g,熟地黄、茺蔚子各12g,白术、五味子各9g,菟丝子、枸杞子、丹参各20g,益母草15g

加减法:腰酸怕冷者,加仙茅9g、淫羊藿15g以温阳补肾;纳差、气短、大便不爽者,加党参20g、黄芪20g以益气升阳;头晕眼花、腰酸背痛者,加桑寄生15g,狗脊15g,女贞子15g,墨旱莲15g滋补肝肾。

此方血中补阴,只有奠定癸水滋长的物质基础,才能促使卵泡发育;同时,五子衍宗丸又有益气生精作用,“精化气”,双补肾之阴阳,一方面阳中求阴;另一方面,阳主动,有利于成熟卵泡的排出。

2、促排卵汤

若伴见经前乳胀,或经期下腹疼痛,经色黯红、量少有血块,多见于肾精不足、肝郁血瘀患者。刘老师对此类患者的治疗,常在补肾益精基础上增加疏肝解郁、活血通滞之品,以激发卵子顺利排出,方用促排卵汤。

【方药组成】菟丝子、枸杞子各20g,覆盆子、刘寄奴、泽兰、牛膝各10g,柴胡、苏木、生蒲黄各9g,赤白芍、女贞子、鸡血藤、益母草各15g

加减法:阴虚内热者,选加青蒿9g,地骨皮15g,知母9g,玄参12g,以养阴清热;烦躁、胸闷、乳胀痛者,选加青皮9g,木香9g,制香附12g,王不留行10g,陈皮9g,以理气消胀;痛经腹胀者加延胡索12g,制香附10g,木香9g,川楝子15g,以行气活血止痛;闭经者,选加三棱9g,莪术9g,茜草9g,当归12g,桃仁9g,红花9g,以活血化瘀;性欲减退者选加仙茅9g,淫羊藿15g,鹿角霜10g,肉苁蓉12g,山茱萸12g,以温精补肾;肾阳虚加补骨脂10g,鹿角片15g,肉桂6g,熟附片9g,葫芦巴9g,以温肾壮阳。

方中柴胡、白芍舒肝解郁、敛阴调经;赤芍、鸡血藤、益母草和血调经;刘寄奴除新旧之瘀血;泽兰入厥阴经,能行血利水;牛膝为肝肾引经药,“以泻恶血”,引药下行,使瘀结消散,气血得以畅行;女贞子、覆盆子滋补肝肾,疗肾水亏虚;枸杞子滋肝补肾、填精补血;菟丝子温补三阴经,以益精髓,且其性柔润,故温而不燥、补而不峻,既益阴精,又助肾阳,使阳生阴长,有促进性腺机能的作用。全方能够发育卵泡,调畅气机,促使卵巢排卵。

典型病例

案例1:患者,女,24岁,已婚,2004223日初诊。

患者20033月人工流产后,未避孕一直未孕。20038月,B超监测排卵3次:无成熟卵泡发育。20039月,查性激素全套:泌乳素85.45µg/L(高于正常),余均正常。经口服溴隐亭,200310月,复查泌乳素正常(19.44µg/L)。后因无成熟卵泡发育,曾口服克罗米芬。其丈夫精子检查正常。患者平素月经规则56/30d,量中等,色红,有痛经史,经前乳胀,口干欲饮,平素怕冷,纳可,睡眠可,小便可,大便干,舌红,苔薄黄,脉沉软。孕产史:孕110。中医诊断:不孕症,属肾虚肝郁证。西医诊断:继发性不孕症。治疗:首诊以促排卵汤加紫河车、仙茅、淫羊藿,20剂,每日1剂。

二诊:本次月经时间为2004314日,量中,4d净。痛经较前减轻,纳可,舌红,苔薄黄。继守上方治疗,并予女科丸6瓶,嘱当天即与丈夫同时口服,连服3d

200448日三诊:328B超检测提示排卵,仍予上方口服。

2004422日四诊:诉月经已逾8d未至,感两侧下腹时有隐痛,腰酸痛,嗜睡,精神可,疲乏,纳可,二便可,舌红,苔薄黄,脉滑。考虑为妊娠之象。查:尿HCG+)。患者欣喜不已。予胶艾四物加续断、桑寄生、菟丝子,7剂,以养血补肾、固冲安胎治疗。

【按】患者平素怕冷,属先天肾气不足,复经人工流产术损伤胞宫脉络,营血外溢瘀滞于内,由于胞宫与冲、任、督脉直接连属,并通过经脉与肾、肝、脾等脏腑间接络属,所以,胞宫受损,必然累及冲、任、督脉和肾、肝、脾等脏腑的气血运行与阴阳平衡,使虚者益虚。因肾主生殖,肾虚则生殖功能低下,不排卵而不孕。营血瘀滞于内,表现为痛经,经前乳胀。

本病病机是肾虚血瘀,治以促排卵汤补肾养血活血。方中紫河车补肾填精,修复胞宫;加仙茅、淫羊藿振奋肾阳,促使排卵。全方在温振肾督、修复胞宫的同时,佐以化瘀生新之品,调畅冲任气血,两者相得益彰。孕后患者下腹时有隐痛、腰酸痛,为血虚不营、肾虚不固之征,故治以胶艾四物合寿胎丸养血补肾、固冲安胎。

案例2:患者,女,22岁,已婚,20031111日初诊。

诉自初潮开始月经即34个月一潮,如每月来潮需用黄体酮,经期3d,量多,色红,无痛经。近8年,月经或3月一行或半年一行,20038月在本院妇科住院治疗20d。检查发现双子宫,作双侧输卵管通液示:双侧通畅。经治疗后,现月经规则(推迟10d),量多,有血块。本次月经有痛经(第1天痛),白带可,二便正常。本次月经:2003111日,4d净。舌红,苔灰黄、有齿痕,脉沉弦软数。中医诊断:①不孕症;②月经后期,证属肾虚兼肝郁。西医诊断:①原发性不孕症;②月经不调。治以疏肝活血、补肾益精。治疗:首诊予促排卵汤加熟地黄、熟附片、淫羊藿、仙茅,15剂,温服。

二诊时诉本次月经:20040208日(用黄体酮后),常感心慌,气短,梦多,舌红、轻度齿痕,苔灰薄,脉弦。予益五合方加黄芪、太子参、女贞子,补肾益精、养血调经,兼益气健脾,14剂,温服。

三诊:诉自200428日来潮后,现一直未来潮,服上药后,心慌、气短、梦多好转,舌红,苔薄黄。守上方去太子参,加党参,14剂,温服。

四诊:尿HCG+),B超示:宫腔内外未见异常。舌红,苔灰。予益五合方去益母草、茺蔚子、丹参,加太子参补肾益精、益气养血,14剂,温服。服药后,复查B超示:胎儿存活。200411月剖腹产一男婴。

【按】患者月经初潮即出现月经后期,证属先天肾脏阴阳不足。肾阴不足,精血不充,则子宫无血可下;肾阳不足,不能促使阴血生长,故导致月经后期、不孕。因不孕,又遭乡人非议,而致肝郁气滞。故以促排卵汤加熟地黄、熟附片温肾益精、疏肝柔肝、理气活血调经。二诊时,患者感心慌,气短,梦多,舌红,苔灰薄、轻度齿痕,脉弦,呈一派精、气、血虚之象,遂用益五合方加黄芪、太子参、女贞子,补精养血、益气调经。

经过上述治疗后,患者症状减轻,继守上方并以党参移太子参,加强健脾力量,而资生化之源。精充血足,故有子。为防坠胎,予益五合方去益母草、茺蔚子、丹参活血动血之品,加太子参益气滋阴,巩固治疗,终获一男婴。


点击分享:

用户评价

    免责申明:本平台上所有的信息都是收集网络公开的资料,广大朋友要自己判断、谨慎使用,由此产生后果本网站概不负责。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9025240号-1

    联系电话:18684916737 13637845528  邮箱:cfl8972@163.com 技术支持:英铭长沙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 英铭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