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朱瑞群运用黄芪十法

作者:王忆勤,张曼韵发布日期:2021-06-01阅读量:126转载量:

朱瑞群运用黄芪十法

沪上名医朱瑞群教授,临证遣方,擅用黄芪。先生认为,黄芪是补药之长,性甘微温,尤宜于鼓舞稚阴稚阳之体生长,故为儿科之良药。现将先生在儿科临床中黄芪十用之法介绍如下,以飨同道。

1、补肺固表

黄芪归肺脾经,故长于补肺益气、固表止汗。《冯氏锦囊秘录》云:“但使营卫和平而常行,则客邪不攻而自散,使正气自行逐贼,则邪气退而正气安然。”说明扶正固表则可拒邪于外。先生认为,肺气虚弱的患者,不能宣扬卫气输津于皮毛,以致皮毛憔悴枯槁,卫外机能低下,易受外邪侵入。卫气又司汗孔的开合,卫气虚,腠理疏松不固,则自汗、盗汗。《本草备要》记载:黄芪“生用固表,无汗能发,有汗能止,温分肉、实腠理。”先生常以黄芪配桂枝、白芍、姜、枣等治疗体虚易感患儿。

【病例】李某,女,31个月。1993610日初诊。患儿面色不华,形体消瘦,体重12kg,极易感冒。此次流涕稍咳已五天,汗多湿颈,精神不振,纳呆偏食,二便尚调,苔薄白,脉濡细。此乃肺气不足,卫阳虚损,营卫不和,复感外邪。治拟补气固表,调和营卫,祛风解表。

【处方】黄芪15g,桂枝2g,白芍12g,防风9g,白术9g,杏仁9g,麻黄根9g,香谷芽10g,生姜2片,甘草5g,大枣7枚。7剂。药后咳嗽流涕除,汗出明显减少。宗原方加减续服2月。半年后随访,患儿面色较前红润,体重15.5kg,半年来仅感冒2次。

2、健脾配益肾

小儿“脾常不足肾主虚”。脾为后天之本,肾为先天之本,小儿气血未充,而一生盛衰之基,全在幼时,只有脾运健,命火盛,才能得水谷之养以壮形体,得阳和之气以资温煦。先生以为,黄芪健脾益气力专,脾运健旺则先天肾气得以充养,故常用黄芪配四君子汤治疗脾肾亏虚纳呆便溏患儿;以黄芪配太子参、杞子、牡蛎、龙骨等治疗五迟五软等证。

【病例】许某,女,7岁。1994831日初诊。患儿满月后曾被棉被蒙盖七小时,经当地医院急救而醒,但肢体活动异常,至今不能行走,两手不能自如活动,智力低下,大小便会叫,会简单言语,颈项无力,面色苍白,精神较软,苔薄白,脉细软。诊断为脑缺氧后遗症。证属脾肾受损,筋骨不充,清窍失养。治拟益脾补肾,强筋壮骨。

【处方】黄芪15g,白芍12g,太子参12g,巴戟肉9g,山萸肉9g,甘草6g,阿胶9g(烊冲),桑寄生9g,宣木瓜9g,乌梢蛇肉粉6g(另吞服)。14付。二诊:精神较好,两手握力增强,续进原方40贴。家属来信告诉,患儿智力提高,能学唱歌曲,肢体活动度改善,但单独行走尚不行。宗原方随症加减续服,目前尚在治疗之中。

3、补气升阳

小儿为“纯阳之体”、“生机蓬勃,发育迅速”,犹如旭日初升,草木方萌,蒸蒸日上,欣欣向荣。先生认为,治小儿疾病必须时时顾及阳气,以升发鼓舞为主。《本草正义》指出:黄芪补益中土,温养脾胃,凡中气不振,脾土虚弱,清气下陷者最宜。”黄芪长于升补,这是黄芪补气作用的一个重要特征,非其他补气药可及。先生常以黄芪配人参、升麻、柴胡等治疗因气虚清阳不升,清气下陷所致的下利清谷、脱肛。

【病例】徐某,男,14个月,19931214日初诊,患儿病初发热,腹泻,适逢断奶不久。后经中西医治疗热退。唯腹泻不止已月余。大便日行510次,完谷不化。患儿面色萎黄,形体消瘦,囟门凹陷,精神倦怠,时有烦躁,纳呆,小便短少,舌质淡白苔白稍腻,脉虚数。此乃脾虚下陷,清阳不升之故,当以补中益气汤加减治之。

【处方】党参、黄芪、白术炭、茯苓、煨葛根、石榴皮、生山楂各9g,煨木香、炮姜炭、升麻各6g,炙甘草5g。服药三剂,腹泻减为36/日。续服七剂,诸症改善,大便转为软糊状,每日23次。再以原方加减调理,以补脾健运善后而愈。

4、生血摄血

先生尤擅治疗小儿血液系统疾病。对营养性贫血、再障、原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等有独到的疗效。先生教导,血之与气,是一阴一阳,相互依存,相互转化,相互为用,气能生血,血能载气。故临床上血虚与气虚证常常互见,气能摄血,气衰则血失固摄而外溢。《内经》云:“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先生以黄芪配当归、黄精、首乌、党参等益气养血之品治疗气血亏虚证,疗效较好。宗“有形之血不能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之旨,以黄芪配仙鹤草、生地、阿胶、生蒲黄等养血止血之品治疗虚证出血有效。

【病例】金某,女,8岁。1993428日初诊。患儿一个月前因贫血、胃炎住入上海市儿科医院,骨穿确诊为再障。出院时血检:Ret0.52%,Hb54g/LRBC1.24×10^12/LBPC5.4×10^9/L。目前服大力补15mg/日,精神较软,胃纳尚可,大便先干后稀。体检:面颈部有针尖样出血点,柯兴氏面容,舌淡苔薄白,脉细软。治拟益气凉血摄血。

【处方】黄芪15g,生地10g,阿胶9g(烊冲),当归9g,太子参15g,白术9g,仙灵脾10g,仙鹤草30g,赤芍9g,牛角腮15g,知母9g7贴。

复诊:未见新鲜出血点,大便调,舌脉如前。续进益气养血止血。处方:黄芪15g,党参10g,当归9g,黄精9g,首乌9g,山萸肉9g,酸枣仁9g,龙眼肉6g,荷叶1角,五味子5g。服药1月,症情较稳定,血象三系均稍有回升。守原方加减治疗1年,血检:BPC8.6×10^10/LHb92g/LRBC2.9×10^12/L。目前已停服西药,间断服中药调补。

5、健脾配益阴

阴液乃脾胃之气运化水谷精微变化而成,又赖于气机的推动以敷布全身。因此补气能促使阴液的生成和输布。先生认为,黄芪性温而不燥,益气健脾而利生津化阴。先生常用黄芪配麦冬、生地、知母、石斛等滋阴润津之品治疗热症后期阴伤患者或胃阴不足营养不良患儿。

【病例】张某,女,3岁,1993119日初诊。早产儿,出生体重2kg。双满月后开始频繁作呕,得食即吐。诊时呕吐减轻,食欲不佳,汗多,好动不安,体重10kg,身高85cmHb13g/L,有肋串珠,面色萎黄,发黄稀疏,大便23日一行,舌淡红苔少,脉细滑。证属先天禀赋不足,脾胃素弱,胃失和降,胃阴亏虚。治拟生津开胃,降逆止呕。

【处方】黄芪15g,生地9g,玄参9g,麦冬9g,香橼9g,香谷芽15g,佛手6g,甘草6g,生山楂9g,半夏9g,竹茹5g7剂。药后呕吐止,续服七剂,纳醒便调,面色渐红润。期间呕吐一次。上方续服半月,告诉呕吐已止一旬,纳香,体重增加1kg

6、温补肝气

“医者治肝多以平伐为多,太过则损伤肝气。”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还指出:“大病久病之后多损伤元气,肝气必然受损。”先生告诫我们,肝气、肝阳并非常有余,故不可一味克伐。调补肝气,非黄芪莫属。因黄芪性温,升提阳气,而肝木升发性喜条达,二气相投,相得益彰,用黄芪补肝有同气相求之理。

先生常以黄芪配党参、白术、茯苓、淮山、五味子等健脾养肝滋肾之品以治疗慢性迁延性肝炎、急慢性肝炎后期患儿;以黄芪配白术、茯苓、板蓝根、败酱草、土茯苓、丹皮、桃仁等健脾化湿清利活血之品治疗慢性乙肝,小儿乙肝病毒携带者。

【病例】钱某,男,12岁,199445日初诊,患慢性活动性乙型肝炎一年,面色萎黄,精神不振,时感头晕,纳呆,右胁下胀满不适,口苦,大便不调,肝功能时好时坏,最近检查报告:ALT升高,TTTZnTT异常,白球蛋白倒置, HBsAg(+)。治拟补气柔肝为主,兼以理气活血,清热化湿。

【处方】黄芪15g,丹参10g,当归9g,桃仁6g,半夏9g,郁金15g,陈皮6g,甘草9g,枳壳9g,白花蛇舌草30g,白术芍各9g。以此方为基础加减治疗2个月,肝功能转正常,临床症状明显好转。续服1年,肝功能保持正常,HBsAg转阴。

7、补脑益智

脑为元神之府,赖肾精以充,故由肾所主;心主神明,赖心血以养,而精血同源。故认为脑神功能与心肾的精气密切相关。肾虚则脑海空虚,神明不聪;心亏则清窍不养,六神无主。

先生常用黄芪以生血化精、益肾养心为主药,配伍鹿角粉、阿胶、鸡子黄、龟版等血肉有情之品治疗脑炎后遗症等弱智儿童;配伍石菖蒲、远志、灵磁石等豁痰镇静之品治疗小儿多动症;配伍菟丝子、煨益智、石菖蒲、生麻黄等滋肾明神之品治疗小儿遗尿症。

【病例】林某,女,14岁。1994510日初诊。患儿调皮好动,性格急躁,入学后成绩不良,且逐年滑坡,甚至多门功课不及格。平日注意力分散,凡所视及之物必欲上前触摸,夜寐欠安,时有梦语叫喊,舌质偏红苔薄腻,脉濡。证属心肾不足,清窍失养。治拟益气充精、清脑益智。

【处方】炙黄芪30g,炙龟版30g(先煎),远志9g,石菖蒲10g,珍珠母30g(先煎),北秫米10g,夜交藤30g,龙骨30g(先煎)。十四剂药后睡眠转安,精神较佳。守原方酌情加减,续服四月余,患儿精神饱满,纳香寐安,学习成绩明显上升。

8、补气利水

黄芪既能补肺脾之气,又有利水消毒之功。此乃由于肺为水之上源,脾为水湿运化之中枢,肺脾之气得黄芪以推动,则水道通利,气血津液得以布散周身。反之,肺失宣肃或脾失健运,病久累及于肾,则三焦不通,水液内聚而为痰饮、水肿。先生常用黄芪配白术、茯苓、防己等健脾利水之品治疗阴水证。

【病例】卞某,男,11岁。199476日初诊。患儿患肾病综合征(单纯性)已二年,反复发作10次以上,已住院四次,常因上呼吸道炎诱发。其时咽痒干咳鼻塞,面色苍白,胃纳可,便调。时服强的松45mg/2日,环磷酰胺400mg/月(iv)。检查:柯兴氏面容,肢肿(-),咽微红,心肺(-),鼻粘膜水肿,鼻中膈充血,苔薄白舌质偏红,脉沉滑数。尿常规:蛋白(+)。证属脾肾亏虚,肺失宣肃,水湿潴留。治拟益气利水,佐以通窍。

【处方】黄芪15g,白术9g,防风9g,白芍12g,云苓9g,萆薢9g,泽泻9g,甘草6g,辛夷5g,苍耳子9g,藁本9g,知母9g,黄柏9g。服药14剂,鼻塞咳嗽消失、精神渐复,唯蛋白尿未除。遵原方,去辛夷、苍耳子、藳本,加生地、菟丝子、杜仲各9g,改黄芪30g,间断治疗近1年之久,而获痊愈。

9、益气消癥

古云:“养正积自除。”唐容川曰:“载气者血也,而运血者气也。”黄芪补气,气足则血行,血行则瘀散癥消。先生常以黄芪配桃仁、红花、三棱、莪术等活血之品治疗小儿肝脾肿大、血友病关节肿痛等,使癥结消而不伤正。

【病例】王某,女,5岁。1992611日初诊。患儿1年前因慢性乙肝、亚急性重症、肝硬化、腹水在上海儿科医院住院治疗2个月,好转出院后一直服用中药,症状略有改善。目前精神尚可,面色萎黄,腹膨较大,胃纳欠佳,大便不化。舌红暗苔薄腻,脉细滑。肝功能基本正常。B超示:肝硬化,腹水(-);肝脾大。体检:肝肋下5cm,剑下2cm,脾大及脐。先拟清热化湿,凉血软坚为主。

【处方】丹皮9g,赤芍9g,当归9g,山栀9g,柴胡6g,海藻10g,夏枯草15g,黄芪9g,茵陈9g。服药60剂,苔净脉缓,胃纳香,肝功能正常,腹膨较小。

续予益气柔肝,消癥软坚。处方:黄芪30g,炒党参15g,当归9g,熟地12g,砂仁3g(后入),何首乌10g,黄精10g,赤芍9g,桃仁6g,红花5g,柴胡9g,夏枯草30g,海藻30g,鳖甲9g。以此方为基础,酌情加减治疗一年余,患儿临床症状消失,腹软胀除。体检:肝肋下2.5cm,剑下1cm

10、补气托毒

黄芪有托里排脓之功。《神农本草经》曰:“主治痈疽,久败疮毒,排脓止痛。”《本草求真》曰:“黄芪生血、生肌,排脓内托,毒化成脓,而为疮疡圣药。至于痘疱不起,阳虚无热,皆是取其质轻达表,功专实卫,而能升气于表。”

先生认为,黄芪独具消、托、补三功,对应中医外科消、托、补三法。先生常用黄芪配当归、丹参、紫花地丁、银花、角针、生草等治疗小儿肺痈、肠痈、肝脓肿以及皮肤疮疡、痈、疽、急性湿疹、婴儿湿疹等疾病。先生告诫,用黄芪治痈疽,当注意《本草经》中的“久败”二字,如属实邪火毒,则反增毒炎。所以辨证用药,至为重要。

【病例】李某,男,8岁。199384日初诊。体瘦,面色苍黄,疖疮局部红肿热痛较轻,化脓迟缓,神疲乏力,纳差,出汗多,伴发热,口干。舌淡红苔薄黄,脉浮数。治宜益气养血,清热解毒。

【处方】黄芪15g,扁豆9g,首乌9g,银花9g,连翘9g,香薷9g,白术9g,青蒿9g,荷叶1角,六一散10g(包)。3剂。药后热清,疖疮脓出结痂,红肿渐退,脉转平缓。守原方续进2剂而愈。


点击分享:

用户评价

    免责申明:本平台上所有的信息都是收集网络公开的资料,广大朋友要自己判断、谨慎使用,由此产生后果本网站概不负责。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9025240号-1

    联系电话:18684916737 13637845528  邮箱:cfl8972@163.com 技术支持:英铭长沙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 英铭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