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针灸名师杨继洲:头部不可多灸!

作者:发布日期:2021-01-25阅读量:82转载量:

头部经络图

杨继洲《针灸大成·卷三·策》原文赏析:

问:灸穴须按经取穴,其气易连而其病易除,然人身三百六十五络,皆归于头,头可多灸欤?灸良已,间有不发者,当用何法发之?

1、尝谓穴之在人身也,有不一之名,而灸之在吾人也,有至一之会。盖不知其名,则昏谬无措,无以得其周身之理,不观其会,则散漫靡要,何以达其贯通之原。

故名也者,所以尽乎周身之穴也,固不失之太繁;会也者,所以贯乎周身之穴也,亦不失之太简;公而知乎此焉,则执简可以御繁,观会可以得要,而按经治疾之余,尚何疾之有不愈,而不足以仁寿斯民也哉。

执事发策,而求穴在乎按经,首阳不可多灸及所以发灸之术,下询承学,是诚究心于民瘼者。愚虽不敏,敢不掇述所闻以对。

2、尝观吾人一身之气,周流于百骸之间,而统之则有其宗,犹化工一之元气,磅礴于乾坤之内,而会之则有其要。

故仰观于天,其星辰之莫丽不知其几也,而求其要,则惟以七宿为经,二十四耀为纬;俯察于地,其山川之流峙,不知其几也,而求其要则惟以五岳为宗,四渎为委,而其他咸弗之求也。

天地且然,而况人之一身?

内而五脏六腑,外而四体百形,表里相应,脉络相通,其所以生息不穷,而肖形于天地者,宁无所纲维统纪于其间耶,故三百六十主络,所以言其繁也,而非要也;十二经穴所以言其法也,而非会也。

总而会之,则人身之气有阴阳,而阴阳之运有经络,循其经而按之,则气有连属,而穴无不正,疾无不除。

譬之庖丁解牛,会则其凑,通则其虚,无假斤斵之劳,而顷刻无全牛焉。何也?彼固得其要也。

故不得其要,虽取穴之多,亦无以济人;苟得其要,则虽会通之简,亦足以成功,惟在善灸者加之意焉耳。

自今观之,如灸风而取诸风池、百会;灸劳而取诸膏肓、百劳;灸气而取诸气海;灸水而取诸水分;欲去腹中之病,则灸三里;欲治头目之疾,则灸合谷;欲愈腰腿,则取环跳、风市;欲拯手臂,则取肩髃、曲池。

其它病以人殊,治以疾异,所以得之心而应之手者,罔不昭然有经络在焉。

而得之则为良医,失之则为粗工,凡以辨诸此也。

3、至于首为诸阳之会,百脉之宗,人之受病故多,而吾之施灸宜别,若不察其机而多灸之,其能免夫头目旋眩、还视不明之咎乎?不审其他而并灸之,其能免夫气血滞绝,肌肉单薄之忌乎?

是百脉之皆归于头,而头之不可多灸,尤按经取穴者之所当究心也。

若夫灸之宜发,或发之有速而有迟,固虽系于人之强弱不同,而吾所以治之者,可不为之所耶?

观东垣灸三里七壮不发,而复灸以五壮即发,秋夫灸中院九壮不发,而渍以露水,熨以热履,熯以赤葱,即万无不发之理,此其见之《图经》、《玉枢》诸书,盖班班具载可考而知者。

吾能按经以求其原,而又多方以致其发,自无患乎气之不连,疾之不疗,而于灼艾之理,斯过半矣。抑愚又有说焉,按经者法也,而所以神明之者心也。

4、苏子有言:一人饮食起居,无异于常人,而愀然不乐,问其所苦,且不能自言,此庸医之所谓无足忧,而扁鹊、包公之所望而惊焉者,彼惊之者何也?病无显情,而心有默识,诚非常人思虑所能测者。

今之人徒曰:吾能按经,吾能取穴,而不于心焉求之,譬诸刻舟而求剑,胶柱而鼓瑟,其疗人之所不能疗者,吾见亦罕矣。

然则善灸者奈何?静养以虚此心,观度以运此心,旁求博采以扩此心,使吾心与造化相通,而于病之隐显,昭然无遁情焉。

则由是而求孔穴之开合,由是而察气候之疾徐,由是而明呼吸补泻之宜,由是而达迎随出入之机,由是而酌从卫取气,从荣置气之要,不将从手应心,得鱼兔而忘筌蹄也哉!

此又歧黄之秘术,所谓百尺竿头进一步者,不识执事以为何如?

纪晓平、郜树义评按:

1、头不宜多灸。

头为诸阳之舍,百脉之宗。人体十二经脉中,手三阳经从手走头,足三阳经从头走足,手足三阳经会于头面部。另外,心、肝、脾、肾等阴经亦通过支脉上于头面五官部,因此,头面部是12经脉、365络气血汇集之处。头面气血畅达,阳气充盛,故不宜多灸。

《针灸大成》卷七“治病要穴”载:“但头面诸阳之会,胸膈二火之地,不宜多灸。背腹阴虚有火者,亦不宜灸,惟四肢穴最妙。凡上体及当骨处,针入浅而灸宜少,凡下体肉厚处,针后可深灸多无害。”

人体上为阳,下为阴,凡头面、胸、背、上肢等阳部都不宜多灸。即便要灸,亦应根据证候,针对病机,正确施灸,阴虚阳亢不适合用灸法。

杨氏这一看法是符合阴阳理论与临床实践的。

在临床中,阴虚阳亢者,头面部施灸过多,确易引起头晕目眩,视物模糊等弊病,故当引为临床借鉴。

2、针灸重用会穴

周身12经脉,15络脉,奇经8脉,365穴。当医生临证之时若抓不到要领,就会茫然不知所措。

杨氏所指会穴,包括交会穴、八脉交会穴。

交会穴是两经以上相交的穴位,如风池是胆经与阳维脉的交会穴,三阴交是肝、脾、肾三经交会穴。

内关、公孙、外关、足临泣、列缺、照海、后溪、申脉八个穴是奇经八脉与十二经脉相通的八个穴。这些穴都可通过经络的交合,贯通全身,因此治疗作用较为广泛,每易获效。

杨氏在本策中说:“不观其会,则散漫靡要”,“穴也者,所以贯乎周身之穴也。观会可以得要,而按经治疾之余,尚何疾之有不愈,而不足以仁寿斯民也哉。”

杨氏提倡重用会穴,在临床中具有指导意义。

3、化脓灸发灸疮与体质有关。

在临床中施用化脓灸,但发灸疮有快有慢,这个问题值得研究。

据《图经》、《玉枢》等书记载:李东垣治一病人灸足三里7壮不发灸疮,第二个病人灸5壮即发灸疮。

徐秋夫曾灸中脘9壮不发灸疮,而灸后用露水渍之,用热履熨之,用赤葱熯之,就都发了灸疮。

这说明发灸疮一是与患者体质有关;一是与方法有关。

目前常用的化脓灸法是:在穴上涂上蒜汁,将较大艾柱贴上,点燃直至艾火熄灭。按所须壮数施灸,每灸1壮,即涂1次蒜汁。灸治完毕,外敷膏药(广丹1两,麻油6两,熬成膏药),嘱病人多吃牛、羊、鸡、鸭等肉,促使1周左右化脓。

在化脓期间,每日换膏药1次,以防感染扩散。

4、关于从卫取气、从荣置气。

《七十六难》载:“当补之时,从卫取气,当泻之时,从营置气。”

这里的气,泛指经气,卫气行于脉外居浅,荣行脉中居深,这里的荣卫主要代表病位的深浅。

从卫取气,指针时卧针浅刺,进针后病人产生酸、麻、重、胀等感应,然后推向深处,以收敛流散之气,称为补法。

“置”即放散的意思。从荣置气,即针时直针深刺,得气后,将针引向浅处,以放散积滞之气,称为泻法。


点击分享:

用户评价

    免责申明:本平台上所有的信息都是收集网络公开的资料,广大朋友要自己判断、谨慎使用,由此产生后果本网站概不负责。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9025240号-1

    联系电话:18684916737 13637845528  邮箱:cfl8972@163.com 技术支持:英铭长沙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 英铭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