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中药大部分是草根树皮,为什么就能治病?(下)

作者:发布日期:2020-11-16阅读量:21转载量:

中药

药物对气机的影响!

人身体有气机的流动,药物对气机也有作用。人体有气机的升降出入,药物有气机的升降浮沉。

气机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形象的给大家解释一下。肝主散,在肝的作用下,人逐渐变得兴奋,变得活跃。有些药物可以改善肝气不散的状态,比如心情抑郁了,这个时候可以用一些柴胡或者薄荷,能够帮助肝气向外疏散,既能够治疗感冒,也能够起到疏肝理气的作用。

心火主上,心火足,人才能有精神,有气力。如果心气不足,心火不旺,就会出现心慌、胸闷、气短、乏力,甚至心力不足的状态。这时可以服用人参,人参大补元气,能够助人体气机向上,因此吃完人参会兴奋。当然过服人参,会出现鼻孔流血、烦躁、不能睡觉这种现象,严重的还可能危及生命。

肺是主收的,他主管的气机收敛下降。如果气机不收敛不下降,就会造成有痰咳嗽,或者说胃肠中有食滞,中医有个著名方子叫三子养亲汤,由苏子、白介子、莱菔子构成,这三子能治疗咳嗽、气喘痰多、胸闷、食少难消化,主要作用就是让肺和胃的气机收敛下降。莱菔子和人参这两个作用正好相反,一个补气、向上的,一个向下、收敛的。如果喝了人参汤,再喝萝卜籽,那么人参的补养作用就没有了。人参和莱菔子的关系是相恶,不要在一起同用。

肾是主收藏,气机下沉的。气机不下沉会造成上实下虚、上热下寒,腰腿病或者失眠。我们通常用一些重镇安神的药物,比如牡蛎,我们这里说的牡蛎指的是牡蛎壳。牡蛎壳往往被丢弃,在中药里,牡蛎壳和龙骨通常相互配合,能养心安神、平肝熄风、化痰止咳、去内火的作用。这些都是能使气机向下的。

所以中药治病的本质就是用药性的偏性来纠正人体的偏性。人偏热了,我们就用寒药,人偏寒我们就用热药。这就是寒者热之,热者寒之。五味也是一样,人们身体缺什么就喜欢吃什么味道。比如说肝血虚了,就喜欢吃酸味,阳气不足了,他就喜欢吃辛味,肾虚了就会喜欢吃咸味。

人体的偏性和药物的偏性都是由自然界形成的,比如说在沙漠地带,人在沙漠地带通常都喜欢喝水,怕干燥。而沙漠里生长的植物,比如说芦荟、仙人掌,他体内多汁,就有清热的作用。在同一种环境下,温燥的环境容易让人体内水分缺失,而植物能在这个环境下生存,就是能够有抵抗这种沙漠干旱缺水的能力,所以它一定是具备清热、滋润、多汁的作用。黄芪产自于西北,西北地区的特点就是风比较大,气候也相对偏干旱。黄芪就能够抵抗那种干旱和多风的这种环境。人生活在这个地区,体表容易被风吹透,容易表虚。黄芪就能帮人补气固表。

古人讲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古人知道了自然之道,明白了天地之理,就知道了天地之间、东南西北,构成了四气五味,认识了中药的药性,然后再认识了人体的偏性,以药的偏性来纠正人体的偏性。通过药的四气五味,调整人身体的气机和五脏六腑。这就是中药调整人身体疾病的理论体系。

桂枝汤:治上冲头痛发热恶风者;凡桂枝汤证,病者常自汗出,小便不数,手足温和,或手足指稍露之则微冷,覆之则温,浑身热,微烦,而又憎寒,始可行之;腹直肌挛急,必现于右侧,其气上冲之际,亦必沿右侧而发;脉浮缓;【药证】云:桂枝主治冲逆也,旁治奔豚头痛发热汗出恶风身痛。

桂枝加附子汤:治桂枝汤证而恶寒,或肢体微痛者。

桂枝去芍药汤:治桂枝汤证而不拘挛者;太阳病,下之后,脉促胸满者,桂枝去芍药汤主之;【方机】云:胸满,无拘急之证者,桂枝去芍药汤主之;若有喘而胸满或痛,或胁下痞硬等证者,非此汤之所知也。

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治桂枝去芍药汤证而恶寒者。

柴胡加龙牡汤:小柴胡汤证而胸腹有动者,失精者,胸满烦惊者;小便不利,谵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狂痫二证,亦当以胸胁苦满,上逆,胸腹动悸等为目的;癫痫,居常胸满上逆,胸腹有动,每月及二三发者,常服此方勿懈,则免屡发之患。

桂麻各半汤:中风伤寒,弃置涉日,或发汗后邪气犹缠绵不去,发热恶寒,咳嗽,或渴者;疟疾,热多寒少,肢体惰痛者,五七发后等。

白虎汤:治大渴引饮,烦躁者;治手足厥冷而恶寒,而自汗出谵语者;手足厥冷,胸腹热剧者;大烦渴,舌上干燥,欲饮水数升者;脉浮滑;治麻疹大热谵语,烦渴引饮,唇舌燥裂,脉洪大者;治齿牙疼痛,口舌干渴者;治眼目热痛如灼,赤脉怒张,或头脑眉棱骨痛,烦渴者等。

葛根芩连甘草汤:治下利,喘而汗出者;下利初发,用桂枝汤葛根汤之类,表证虽解,脉益促,热犹盛者,可用葛根芩连汤,脉促;小儿痢疾,热炽而不需下剂者,用此多效。

麻黄汤:治喘而无汗,头痛发热恶寒,身体疼痛者;(哮喘)由饮食或大便不利而发者,多宜用大柴胡汤,桃核承气汤,大黄牡丹皮汤之一方乃至三方者。

大青龙汤:治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烦躁者;又麻黄之量,三倍桂枝,则排除水气之力亦俊,故【金匮】以治溢饮。

小青龙汤:治咳喘,上冲头痛,发热恶寒,或干呕者。

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治桂枝汤证而胸满微喘者;惟厚朴之用量少,故止于胸满,而不及腹满;此方之胸满,异于桂枝去芍药汤证者,为比较的实证而恒存的;其异于人参证之心下痞硬者,为普遍的膨满,而非局限的也。

干姜附子汤:治烦躁不得眠,脉沉微者;与甘草干姜汤之烦躁略似,然彼因误治,病势激动而致急迫,此则为误治而病加重,又无急迫之侯,惟精气脱甚至。

桂枝加芍药生姜人参新加汤:治桂枝汤证,而心下痞硬,或拘挛,及呕者;身疼痛,脉沉迟。

白虎加人参汤:治白虎汤证而心下痞硬者;中医用石膏,则以唇舌干燥,小便赤浊,烦渴引饮为标准;人参主胃机能衰弱,其症候为心下痞硬;脉洪大。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治桂枝汤证而悸,小便不利,不上冲者;案吉益氏从药测证,以茯苓主悸,术主小便不利,桂枝主上冲。

甘草干姜汤:治厥而烦躁,多涎唾者;甘草倍干姜,所以缓急迫也,观咽干烦躁吐逆之证,可以知其病情矣。

芍药甘草汤:治拘挛急迫者;治腹中挛急而痛者,小儿夜啼不止,腹中挛急甚者,亦奇效。

葛根汤:治项背强而无汗恶寒者;若发热,若咳嚏,若吐利,葛根汤皆治之;故临床施治,葛根汤之应用最广;无汗而小便反少,气上冲,口噤不得语,欲作刚痉。

麻杏石甘汤:治汗出而喘者,热伏者;汗出为胃家燥热,内热蒸出之汗,石膏清内热以止汗,麻黄散水气,即降肺气之逆满以止喘。

桂枝甘草汤:治上冲急迫者;发汗过多,心悸欲得按。

苓桂甘枣汤:治脐下悸,而挛急上冲者(奔豚迫于心胸);其病轻,而饮停下焦者也。

苓桂术甘汤:治心下悸,上冲,起则头眩,小水不利者;治心下逆满,起则头眩者;心胸动悸,胸胁支满,心下逆满;胃水常引发目疾;脉沉紧;其病重,而饮停中焦者也;脉沉紧,发汗则动经,身为振振摇;(慢性胃病)其有蓄水者,大半为苓桂术甘证,故本方之应用极多。

芍药甘草附子汤:治芍药甘草汤证而恶寒者;凡下部之冷,专冷于腰者,宜甘姜苓术汤,专冷于脚者,宜此方。

茯苓四逆汤:治四逆加人参汤证(四逆汤证而心下痞硬者)而悸者;治四逆加人参汤证,而心下悸,小便不利,身膶动,烦躁者。

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治胸腹满而呕者;舌苔常垢腻,其边尖常红,口涎常多,常作呕吐,大便秘结或自利。 五苓散:治消渴,小便不利,若渴欲饮水,水入则吐者;大汗出,胃中干,烦躁不得眠;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因胃有积水,故水入则吐;凡霍乱肾脏炎糖尿诸病,小便不利,口渴,而有表证者,皆五苓证也;由此可知亡津液之渴,由于体内水竭,其皮肤必干燥;五苓证之渴,由于体内水积,其皮肤必鲜明,甚则浮肿;不用汤,而为散,以白饮和服者,因水入则吐故也;此方治眼患,略似苓桂术甘汤。

茯苓甘草汤:治心下悸,上冲而呕者;汗出不渴;心下悸,大率属痫与饮,此方加龙骨牡蛎绝妙;又此症有致不寐者,酸枣汤归脾汤皆不能治,余用此方,屡奏奇效。

栀子鼓汤:治心中懊侬者;心烦不得眠;烦热,胸中窒者(食道病);身热不去,心中结痛者;下后烦,心下濡者;【药证】云:栀子,主治心烦也,旁治发黄;香鼓,主治心中懊侬也,旁治心中结痛,及心中满而烦;香鼓,治肿脓之水;栀子治吐血衄血血痢下血血淋,损伤瘀血。

栀子甘草鼓汤:治栀子鼓汤证而急迫者;少气者;治膈噎食不下者;栀鼓诸汤,能治轻证膈噎,可知胸中窒即指膈噎,所谓食管狭窄病也。

栀子生姜鼓汤:治栀子鼓汤证而呕者。栀子厚朴汤:治心烦腹满,卧起不安者。

栀子干姜汤:身热不去,微烦者。

大柴胡汤:脉象右洪而实,左弦而弱;舌苔润腻之中兼有干黄;治小柴胡汤证,而心下不痞硬,腹满拘挛,或呕者;凡患在左胸者,用柴胡,若鼓应桴;若在右胸者,与数十剂,如石投水,是长沙所未及论,余数十年来得心应手之诀也;若概用承气汤,则泻下虽同,未足宽缓两胁及心下之痞硬;盖承气汤之腹侯,心下自宽,而脐上至脐下胀满特甚者也;大柴胡之胸胁苦满,视小柴胡证尤甚,常从肋骨弓下左右相合而连及心下,所谓心下急是也。

柴胡芒硝汤:小柴胡汤证,而有坚块者,主之;若潮热不去,大便不通者,柴胡加芒硝汤主之。

桃核承气汤:脉沉实;治血证,小腹急结,上冲者;治小腹急结,如狂者;胞衣不下,气急息迫者;产后小腹坚痛,恶露不尽,或不大便而烦躁,或谵语者;痢病,小腹急痛者;龋齿,斤疽,骨槽,诸种齿痛难堪者,余用之屡有效,盖多血气冲逆故也;痘毒深剧酷烈,庸工不能疗者,此汤可以回生;(小腹左边)以指尖沿下行结肠之横径,向腹底擦过而强按压之,触知坚结物,病人诉急痛,是即少腹急结之正证也。

桂枝去芍药加蜀漆牡蛎龙骨救逆汤:脉浮,惊狂,起卧不安者;或火逆烦躁,胸腹动剧者;及疟疾而有上冲者;此方主火邪,故汤火伤烦闷疼痛者,又灸疮发热者,皆有效;蜀漆(博主:胡老常代以半夏茯苓),主治胸腹及脐下动剧者,故兼治惊狂火逆疟疾;蜀漆乃常山苗,功用相同,今并为一。

桂枝加桂汤:治桂枝汤证而上冲剧者;气从少腹上冲心者。

桂枝甘草龙牡汤:治桂枝甘草汤证,而胸腹有动,急迫者;烧针亡阳而生烦躁,此烦躁较惊狂之阳亡病虚,故不用蜀漆之去痰。

抵当丸:伤寒有热,少腹满,小便利;产后恶露不尽,凝结为块,为宿患者,平素虽用药,难收其效,当须再妊分娩后,用此方,不过十日,其块尽消。

抵当汤:脉微而沉,表证仍在,反不结胸,发狂,少腹硬满,小便自利;治小腹硬满,小便自利发狂者,喜忘,大便硬,反易通,色黑者,善饥。

大陷胸丸:治结胸,若项背强者;毒聚胸背,喘鸣咳嗽,项背共痛者,此方为胜;治痰饮疝证,心胸痞塞结痛,痛连项背臂膊者。

大陷胸汤:治结胸,若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者;治结胸心下痛,按之如石硬者;短气烦躁,心下硬者;舌上燥而渴,发潮热,不大便,自心下至小腹硬满而痛不可近者,谵语烦躁,心下痛,手不可近者;脉沉紧。

小结胸汤:脉浮滑;正在心下,按之则痛;小结胸与痞,其证极相似;按之则痛,虽痛,其人反觉小安,欲得按者,痞也;何者?结胸虽小,其因属水也,痞虽大,其本属气故也。

白散方:有结毒而浊唾吐脓者,毒在胸咽而不得息者;寒实结胸,无热证者;白散所治,即近世所谓喉痹,乃白喉及小儿急性喉炎之类;不必无热,亦不必大便不通;其证喘鸣气促,肢冷汗出,窒息欲死,故曰寒实,曰无热证欤。

柴胡桂枝干姜汤:烦渴,头汗,尿短,肩背痛,胸胁满,往来寒热,渴而不呕;治小柴胡汤证,而不呕不痞,上冲而渴,腹中有动者;疟疾;低烧;慢性肝炎。

半夏泻心汤:治心下痞硬,腹中雷鸣者;治疝瘕积聚,痛浸心胸,心下痞硬,恶心呕吐,肠鸣或下利者;痢疾腹痛,呕而心下痞硬,或便脓血者,及饮食汤药下腹,每辘辘有声而转泄者;痞证,心下部膨满,有自发痛,但不坚硬,且无压痛。

十枣汤:心下痞硬满,引胁下痛,干呕短气;胸下痛,干呕短气,或咳烦,水气浮肿,上气喘急,大小便不利;用本方,以心下痞硬满之腹诊,弦或沉弦之脉,为主证,频发咳嗽,或牵引痛,为副证。

大黄黄连泻心汤:心下痞(无痰饮之气痞),按之濡者,正证也,心气不足,吐血衄血者,心烦,心下痞者;其脉关上浮;金创者,唯用此汤可也;此方不但治吐血衄血而已,下血尿血齿衄舌衄耳衄等,一身九窍出血者,无一而不治,真治血之玉液金丹也;坠打损伤,昏眩不省人事,及出血不已者,大宜此汤。

附子泻心汤:心下痞,而复恶寒汗出者;老人停食。

生姜泻心汤:治半夏泻心汤证而呕者;心下痞硬,干噫食臭,腹中雷鸣,下利或呕吐者;噫气干呕,或嘈杂吞酸,或平日饮食每觉恶心烦闷,水饮升降于胁下者,其人多心下痞硬,或脐上有块。

甘草泻心汤:治半夏泻心汤证而心烦不得安者;下利不止,干呕心烦者,默默欲眠,目不得闭,起卧不安,不欲饮食,恶闻食臭者;此皆急迫所使然,故以甘草为君药;大黄泻心,治心气痞结而不硬者;附子泻心,治大黄泻心证而挟阳虚者;半夏泻心,治大黄泻心证而一等重,按之硬满者;生姜泻心,治半夏泻心证而挟饮食者;甘草泻心,治生姜泻心而挟胃虚者;口腔溃疡。

赤石脂禹余粮丸:治毒在脐下而利不止者;下利,小便不利者,小腹痛;治肠辟滑脱,脉弱无力,大便粘稠如脓者;若腹痛干呕者,宜桃花汤;又二方合用,亦妙。

旋覆代赭石汤:治心下痞硬,噫气不除者;本方与三泻心,同主痞硬,而三泻心重在雷鸣,本方则重在噫气;三泻心为急性胃肠炎,故用芩连;本方为慢性,故不用芩连;昔贤谓泻心虚实相伴,本方纯乎虚,有以也。

桂枝人参汤:治人参汤证(心下痞硬,小便不利,或急迫或胸中痹者)而上冲急迫剧者;此方主下利有表证者。

瓜蒂散:寸脉微浮;病如桂枝证(发热汗出恶风上冲也),头不痛,项不强,胸中痞硬,气上冲喉咽,不得息者,此为胸有寒也,当吐之;凡为病日浅,正气未虚,邪热内攻,胃不能容,生理起反应而呕者,皆可吐也;其要点在病须阳证,正气未虚,否则禁吐;此为鄙人(恽铁憔)历数十次经验,无一或误者,用以治婴儿之病,奏效尤捷,而无流弊。

黄芩汤:治下利腹拘急者;心下痞;治痢疾,发热腹痛,心下痞,里急后重,便脓血者,宜加大黄,若呕者,黄芩加半夏生姜汤中加大黄。

黄连汤:治心烦,心下痞,欲呕吐,上冲者;伤寒胸中有热,胃中有邪气,腹中痛,欲呕吐者;余常用治霍乱吐泻腹痛,应效如神。

桂枝附子汤:风湿相搏,身体疼烦,不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涩者;当有上冲证;术附相配,为治风湿流注,梅毒,痛风等病之特效药,吾故曰治杂病为机械者也。

白术附子汤:治前方证(桂枝附子汤)而大便硬,小便自利,不上冲者。

甘草附子汤:风湿相搏,骨节疼烦,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则痛剧,汗出短气,小便不利,恶风不欲去衣,或身微肿者;有敏感急迫症候,故以甘草为君。

炙甘草汤:脉结代,心动悸;此方以地黄为主药,故有脐下不仁烦热之证。

大承气汤:脉象右大而实,左则小弱,舌苔干黄,谵语,日甫潮热,腹满拒按;本方证之腹满,以脐部为中心,其坚满在脐之上下左右,而心下及下腹部多无变化;治脚气肿满冲心,莫如大承气汤。

小承气汤:治腹满而大便硬者;调胃承气(日柱)结实而腹不满,小承气(月柱,厚朴量极少故)腹满而不结实,大承气(日柱)结实且满。

猪苓汤:脉浮发热,渴欲饮水,小便不利;小便淋漓脓血;五苓病在肾脏,猪苓病在膀胱尿道,其小腹必满,又多带脓血,五苓证小腹不满,决不见脓血;本方以滑石为君,阿胶为臣,余三味不过佐使耳。

茵陈蒿汤:治发黄色,小便不利,渴而欲饮水,大便不通者;发黄色,小便不利,腹微满者,寒热不食,头眩,心胸不安者。

吴茱萸汤:干呕,吐涎沫,巅顶痛;散肝之寒;心下痞硬,呕而胸满,腹拘急者,专主之;又治小儿平生频吐白沫者。

麻仁丸:趺阳脉浮涩,小便数,大便硬;宜痔病;本方虽和缓,究属攻破之剂。

栀子柏皮汤:治身黄发热心烦者;洗眼球黄赤热痛甚者效;黄疸病多兼内脏出血者,故黄疸方亦兼止血之效,可以移治鼻衄。

麻黄连翘赤小豆汤:伤寒瘀热在里,身必发黄;治疥癣内陷,一身瘙痒,发热喘咳,肿满者;生梓皮代以桑白皮。

麻黄附子细辛汤:手足冷,发热脉沉者,或脉微细而恶寒甚者。

麻黄附子甘草汤:脉微细,但欲寐,恶寒者。

黄连阿胶鸡子黄汤:心中烦而不能卧者,胸中有热,心下痞;治久痢,腹中热痛,心中烦而不得眠,或便脓血者。

附子汤:脉微细,其背恶寒者,身体痛,手足冷,骨节痛;治水病遍身肿满,小便不利,心下痞硬,下利腹痛,身体痛,或麻痹,或恶风寒者。

桃花汤:下利便脓血者,腹痛,小便不利,下利不止者;痢疾累日之后,热气已退,脉迟弱或微细,腹痛下利不止,便脓血者,宜此方。

甘草汤:治急迫而咽痛者;咽痛者,谓或左或右一处痛也。

桔梗汤:治甘草汤证而有脓,或黏痰者;黏痰如脓者,主之。

苦酒汤:咽中伤生疮,不能语言,声不出者(宜热证);余尝试用于猩红热咽痛不可忍者,得意外奇效;咽中痛者,谓咽中皆痛也。咽痛不肿之轻者,为甘草汤;其大肿之重者,为桔梗汤;不但肿,或涎缠咽中,痛楚不堪者,为半夏散及汤苦酒汤。

半夏散及汤:治咽喉痛,上冲急迫者(宜寒证)。

白通汤:治下利腹痛,厥而头痛者。

白通加猪胆汁汤:治白通汤证而厥逆干呕烦躁者。

真武汤:治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下利或咳,或呕者,心下悸,身膶动,头眩,振振欲僻地者。

通脉四逆汤:治四逆汤证,而吐利厥冷甚者;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冷,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色赤,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

四逆散:治痢疾累日,下利不止,胸胁苦满,心下痞塞,腹中结实而痛,里急后重(腹泻,为本方主证);心下肋下胸中拘急甚(月柱)。

乌梅丸:脉弦细急数,厥热往还,消渴,气上冲心,心中热疼,饥不欲食,食则吐蛔,心烦,有时安静,静而复烦;治冷痢久下。

当归四逆汤:血虚而寒,肢厥脉细;冻疮;风湿;腹皮拘挛,左天枢上下挛痛;手足厥寒,脉细欲绝。

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治当归四逆汤证,而胸满呕吐,腹痛剧者;内有久寒,指停痰宿水之类;干呕吐涎沫头痛。

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治心烦,心下痞硬,呕吐者;心中烦悸,及心下痞硬而吐下者;噤口痢;与半夏生姜诸止呕吐药无寸效者,有特效。

白头翁汤:治热利下重而心悸者;渴欲饮水,心悸腹痛;其证,每大便,肛门灼热如火;眼目郁热,赤肿阵痛,风泪不止者。

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汗出而厥,四肢拘急不解,脉微欲绝者;治通脉四逆汤证,而干呕烦躁不安者。

枳实栀子汤:大病差后劳复者;治栀子鼓汤证而胸满者。

栀子大黄汤:治前方证而闭者。

牡蛎泽泻散:治身体水肿,腹中有动,渴而小便不利者;大病差后,从腰以下有水气者;治实肿阳水,大验,不必腰以下肿,尤不必大病瘥后也,大病瘥后多虚肿,宜参苓术附之类。

理中丸:大病差后,喜唾,久不了了,胸上有寒;心下痞硬;此亦慢性胃炎之多黏液者。

竹叶石膏汤:虚赢少气,气逆欲吐;病者常肉脱赢瘦,有疲劳困惫之状,脉概虚数无力,皮肤及口唇口腔黏膜多干燥,舌干燥有白苔;诉烦渴,呼吸浅表屡发喘咳,腹部凹陷。甚则如舟底状,食机不振,常恶心,有热状而无寒状,呼气及其他排泄物,辄有臭气,尿亦浓稠而赤浊。

瓜蒌桂枝汤:太阳病,其证备,身体强几几然,脉反沉迟,此为痉;治桂枝汤证而渴者;脉沉迟,津亏之象。

麻黄加术汤:湿家身烦疼;治麻黄汤证而一身浮肿,小便不利者;妊娠水肿,与越婢加术汤木防己汤等,往往坠胎;宜此方,合葵子茯苓散亦良。

麻杏苡甘汤:一身尽疼,发热日甫所剧者,名风湿;此病伤于汗出当风,或久伤取冷所致也;薏苡仁治甲错,脓汁脓血带下,利尿,治赘疣发疹,而有镇痉镇痛消炎解凝诸作用;日甫乃申酉之时,阳明金气当旺,将风湿收敛,荣卫难于流通,故日甫加剧。

防己黄芪汤: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防己利大小便,别录云:疗水肿风肿,利九窍。

防己茯苓汤:四肢肿,四肢聂聂动,水气在皮肤而上冲。

白虎加桂枝汤:治白虎汤证而上冲者;温疟者,其脉如平,身无寒,但热,骨节疼烦,时呕。

柴胡去半夏加瓜蒌汤:疟病发渴者;劳疟;治小柴胡汤证而渴,不呕者。

桂枝芍药知母汤:诸肢节疼痛,身体魁赢,脚肿如脱,头眩短气,温温欲吐。

越婢汤:风水恶风,一身悉肿,脉浮不渴,续自汗出,无大热;有汗忌用麻黄,乃卫气虚败不能收敛之汗,此病之汗乃内热蒸出之汗;此方之用麻黄,乃用以发散水气,用石膏,乃清内热以止汗也;本方即大青龙去杏仁桂枝;治大青龙汤证而不咳嗽上冲者。

越婢加术汤:一身悉肿胀,脉浮,自汗出,恶风而小便不利;慢性肾炎(皮肤常苍白);日本医则以下焦脚弱为越婢加术附证之一,用之有验。

黄芪桂枝五物汤:治血痹身体不仁者,脉象虚涩,荣卫双败之象;黄芪取其祛除皮下组织之水毒,恢复皮肤之营养。

桂枝加龙牡汤: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发落,脉极虚孔迟,为清谷亡血失精,脉得诸孔动微紧,男子失精,女子梦交;遗尿。

酸枣仁汤:治虚劳虚烦不得眠;脉象虚涩;栀子鼓汤是真热,这个是真虚;困惫,盗汗,口干喘嗽,大便溏,小便涩,健忘惊悸怔忡。

大黄蛰虫丸:治劳伤,赢瘦,腹满不能食,两目黯黑,肌肤甲错,内有干血者;脉沉细而涩;血结甚者,左手脉常相失;尔后每遇此症(不食),必以此治之。

射干麻黄汤:咳而上气,喉中水鸡声。

皂荚丸:咳逆上气,时时唾浊,但坐不得眠。

厚朴麻黄汤:咳而脉浮。

泽漆汤:脉沉者。

麦门冬汤:火逆上气,咽喉不利;脉虚涩;此病之咽喉不利,乃咽喉干燥;此病之咳嗽,乃无痰之干咳。

葶苈大枣泻肺汤:治肺痈,喘不得卧,口燥胸痛者,脉涩数,涩者津血化脓之象;治浮肿咳逆,喘鸣迫塞,胸满强急者;此方主稀痰。

越婢加半夏汤:咳而上气,喘,目如脱状,脉浮大;射干麻黄汤治喘咳而痰多,厚朴麻黄汤喘咳而上气胸满,越婢加半夏汤喘咳而睛突鼻扇,小青龙加石膏汤喘咳而表侯剧。

千金苇茎汤:治咳有微热,烦满,胸中甲错,是为肺痈;吐脓血臭痰;治胸腔积液(李可:与丹参饮合用)。

栝楼薤白白酒汤:胸痹,喘息咳唾,胸背痛,短气,寸口脉沉而迟,关上小紧数。

栝楼薤白半夏汤:胸痹不得卧,心痛彻背者。

枳实薤白桂枝汤:胸痹心中痞,留气结在胸,胸满,胁下逆抢心;白酒汤以喘息胸痛为主,半夏汤以心痛彻背不得卧为主,此方则以胁下逆抢为主。

茯苓杏仁甘草汤:主治短气。

橘枳姜汤:主治胸中气塞。茯苓方所主,病变在呼吸器,橘皮汤所主,病变在消化器。

薏苡附子散:治胸中痹,恶寒或浮肿。

桂枝生姜枳实汤:心中痞,诸逆,心悬痛;当有呕证;又治逆满,吐出水,不受水药者。

乌头赤石脂:心痛彻背,背痛彻心。

厚朴三物汤:治腹满,心下痛,而大便不通者,又治心下满痛,吐出水者。

厚朴七物汤:病腹满,发热十日,脉浮而数,饮食如故;呕,大便不通,痢疾;急性胃肠炎。

附子粳米汤:腹中寒气,雷鸣切痛,胸胁逆满,呕吐(日柱);下脘以下绕脐部位。

大建中汤:心胸中大寒痛,呕不能饮食,腹中寒,上冲皮起,出见有头足上下,痛而不可触近(月柱)。

大黄附子汤:胁下偏痛,发热,其脉紧弦,此寒也,当以温药下之。

赤丸:治厥逆恶寒,心下悸者;当有心下悸,及呕而腹痛证。

乌头煎:腹痛脉弦而紧,恶寒,不欲食,寒疝绕脐痛,白汗出,手足厥冷,脉沉弦。

当归生姜羊肉汤:寒疝(疝者所赅至广)腹中痛,及胁痛里急者。

乌头桂枝汤:寒疝腹中痛,逆冷手足不仁,身疼痛,灸刺诸药不能治。

走马汤:治中恶心痛腹胀,大便不通;【药证】:杏仁,主治胸间停水;【续药证】云:巴豆,同杏仁用,则能驱心胸之毒;杏仁,主治胸间停水,故治喘咳,而旁治短气结胸心痛形体浮肿。

甘姜苓术汤:身体重,腰中冷,如坐水中,不渴,小便自利,饮食如故,病属下焦(日柱),腰以下冷痛,腰重如带五千钱。

甘遂半夏汤:脉伏,欲自利,利反快,虽利,心下续坚满,此为留饮欲去故也。

厚朴大黄汤:支饮胸满者(此方大黄用量最重),支饮多属急性胃炎,故宜大黄。

木防己汤:膈间支饮,其人喘满,心下痞坚,面色黧黑,脉沉紧(月柱);治心下痞硬,烦渴者;木防己汤常加茯苓,治肢体浮肿,小便不利,心下痞坚,咳逆倚息,短气不得卧。

木防己加茯苓芒硝汤:治木防己汤证,而不烦渴,小便不利,痞坚甚者。

小半夏加茯苓汤:卒呕吐,心下痞,膈间有水,眩悸者。

泽泻汤:心下有支饮,其人苦冒眩。

小半夏汤:呕而不渴。

己椒苈黄丸:治腹满,口舌干燥,二便涩滞者。

茯苓饮:心胸中有停痰宿水,自吐出水后,心胸间虚,气满,不能食,消痰气,令能食

(月柱,故不用半夏之下坠);治心下痞硬而悸,小便不利,胸满而自吐宿水者。

苓甘五味姜辛汤:冲气即低,而反更咳,胸满者,不上冲。

桂苓五味甘草汤:多唾口燥,寸脉沉,尺脉微,手足厥逆,气从小腹上冲胸咽,手足痹,其面翕热如醉状,因复下流阴股,小便难,时复冒者;心下悸,咳,急迫者。

桂苓五味甘草去桂加姜辛夏汤:治苓甘五味姜辛汤而呕者。

苓甘五味加姜辛半夏杏仁汤:治苓甘姜味辛夏汤证而微浮肿者;余用本方于老人慢性支气管炎兼发肺气肿者,得伟效。

苓甘五味加姜辛夏仁黄汤:面热如醉,此为胃热上冲熏其面,加大黄以利之;治前方证而腹中微结者。

黄芪芍药桂枝苦酒汤:黄汗,身体肿,发热汗出而渴,状如风水,汗沾衣,色正黄如柏汁,脉沉;以汗出入水中浴,水从汗孔入得之。

桂枝加黄芪汤:黄汗之病,两胫自冷,四肢弛痛,或身疼重,烦躁,小便不利者,或盗汗出者,发热恶风而发黄色者,身体疼痛为主证;黄芪芍药桂枝苦酒汤证有肿,汗必黄;桂枝加黄芪汤证不肿,汗不必黄。

栝楼瞿麦丸:小便不利,有水气,其人苦渴;治心下悸,小便不利,恶寒而渴者。

枳术汤:气分,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杯,水饮所作;气上冲;其形状中高边低,按之虽外坚,而内如无物;余之经验,本条证治,盖肝脾二脏中之一脏肿大,连及心下者也;然此证,单用本方者寡,合用小大柴胡汤者多;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盘,水饮所作。

栀子大黄汤:酒黄疸,心中懊侬或热痛;本方证之黄疸,肝脏或胆囊部肿胀硬结,有自他觉的疼痛,或懊侬,或热痛;凡有此腹证者,弗论酒客与否,皆用本方,且多宜与大小柴胡汤合用。

大黄硝石汤:黄疸腹满,小便不利而赤,自汗出,此为表和里实,当下之;身热心烦。

茵陈五苓散:黄疸病;当有小便不利或渴证;治阴黄。

黄土汤:下血,先便后血;治下血,四肢不仁,或冷而痛者;手足烦热,心烦不得眠者,

吐血衄血亦有前证。黄土汤乃治多量之下血,为下血证之止血专药;下血不多,所下如赤豆汁或带少许脓者,赤小豆当归散所主。

大半夏汤:治呕吐而心下痞硬者;以蜜之腻润,融合半夏人参之力,徐徐斡旋于胃中。

大黄甘草汤:食已即吐者;治秘闭急迫者。

茯苓泽泻汤:胃反,吐而渴欲饮水者;治心下悸,小便不利,上冲及呕吐,渴欲饮水者。

半夏干姜散:干呕吐逆,吐涎沫。

生姜半夏汤:病人胸中似喘不喘,似呕不呕,似哕不哕,彻心中愦愦然无奈者;自觉心胸烦闷之甚。

橘皮汤:干呕,哕,若手足厥者;肺气阻滞,故手足逆冷;橘皮降肺气;哕者,似呕不呕,俗所谓恶心是也。

橘皮竹茹汤:哕逆者;胸中痹;小儿吐乳及百日咳,此方加半夏,极效。

薏苡附子败酱散:肠痈,其身甲错,腹皮急,按之濡,如肿状,腹无积聚,身无热,脉数;病者多属十五乃至二十五岁之少年。渊雷:其后得马齿见红藤,为肠痈特效药,即用二物加薏苡败酱等治之,不复用大黄牡丹汤,避蹈险也。

大黄牡丹皮汤:肠痈,少腹肿痞,按之即痛如淋,小便自调,时时发热,自汗出,复恶寒;脉迟紧者,脓未成,可下之,当有血;脉洪数者,脓已成,不可下也。

排脓散:治疮家胸腹拘满,若吐黏痰,或便脓血者。

排脓汤:治脓血及黏痰急迫者;桔梗排脓。

大黄甘遂汤:妇人少腹满,如敦状,小便微难而不渴,此为水与血俱结在血室;少腹微满而不甚硬。

甘草粉蜜汤:蛔虫,令人吐涎,心痛发作有时。

桂枝茯苓丸:治拘挛上冲心下悸,及经水有变,或胎动者;此方主去瘀血所成之症瘕,故可活用于瘀血所生诸证。

芎归胶艾汤:治漏下腹中痛者;凡治吐血下血诸血证者,不别男子妇人矣;此方主虚性瘀血,脐下纵有瘀血块,亦软弱微小;然以有地黄故烦热著,且有脐下不仁之证。

当归芍药散:治怀孕,腹中瘀痛者;因郁血而腹内有水肿;治眼目赤痛,其人心下有支饮,头眩涕泪,腹拘挛者;治眩冒心悸心下悸肉膶筋惕,特为有效,是以于脑神经筋肉心肾子宫诸病,皆能奏效也;腹部更软弱;实不可一日或缺之要方。

干姜人参半夏丸:妊娠呕吐不止;心下痞硬。

归母苦参丸:妊娠小便难,饮食如故。

葵子茯苓散:妊娠有水气,身重,小便不利,恶寒,起则头眩。

枳实芍药散:产后腹痛,烦满不得卧。

下瘀血汤:治脐下毒痛,及经水不利者。

竹叶汤:产后中风,发热,面正赤,喘而头痛。

竹皮大丸:妇人乳中虚,烦乱呕逆,安中益气。

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产后下利虚极。

半夏厚朴汤:妇人咽中如有炙脔;梅核气。

甘麦大枣汤:妇人脏躁,喜悲伤欲哭,如神灵所作,数欠伸;脉象弱涩;治急迫而狂惊者。

肾气丸:治脐下不仁,小便不利者。


点击分享:

用户评价

    免责申明:本平台上所有的信息都是收集网络公开的资料,广大朋友要自己判断、谨慎使用,由此产生后果本网站概不负责。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9025240号-1

    联系电话:18684916737 13637845528  邮箱:cfl8972@163.com 技术支持:英铭长沙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 英铭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