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民间中医遇危机!民医该何去何从?

作者:发布日期:2020-11-09阅读量:28转载量:

最近,有媒体发文称,我国计划于2020年取消乡医证,由乡村全科助理医师证取代。经过笔者查证官方资料,前半句官方从未提及,后半句则是事实。所以,就目前情况来看,不必担心乡医证被废止。

另外,非法行医被纳入刑法确有其事:根据《刑法》第336条的规定,非法行医罪,是指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行为。对于本罪的理解和认定,司法实践中存在诸多争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除了以上刑法的具体内容,《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以下简称《基本医疗促进法》)也于202061日起正式施行。对无证行医、买卖、出租、出借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行为加大了处罚力度。

民间中医遇危机!重磅消息一经传播,立刻引发了民间中医的广泛热议。我们发现,国家查处非法行医的方式越来越智能化,多元化了,如果民间中医这个重大问题得不到很恰当的解决,就会导致一大批民间中医濒临失业或者转行的危机,深藏于民间的优秀中医技术也面临着失传窘境。

张晓彤谈中医

张晓彤谈中医

民间中医振兴中医事业的主力!

中医起源于民间,民间中医是中医的根。可近年来,民间中医却像一个孤儿,得不到支持,在民间躲躲闪闪,到处飘泊,不敢光明正大的给人看病,没有立足之地,还时常因“非法行医”受到卫生行政部门的限制。于是他们之中条件好有路子的人,就带着技术到外地或国外发展了。

还有很多民间中医虽满腔热情,又有技术,但由于没有各方支持也就放弃了行医。为此,民间医药秘方及民间医学技术流失非常严重。民间中医在风雨中求生存,冷暖自知,举步维艰,更别提继承与发展了。

有人说,民间中医缺乏现代科学的基础,靠他们能够振兴中医吗?其实答案很简单,在思想与知识的选择当中,思想比知识更重要!民间中医虽然可能没有中医书上那一套一套的理论,但却啃过《内经》、《伤寒论》,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我们认为他们治病的疗效远比很多上过大学的中医学生要强,原因就是他们比那些上过大学的中医更有纯粹的中医思想!基本没有西化思维的痕迹。

李可

著名老中医李可,曾创造出那么多起死回生的奇迹,彻底改变了外界对中医“慢郎中”的看法。面对濒临死亡的病人,他大量使用有“回阳救逆第一品”之称的中药——附子,经常开出数百克的剂量。他一生用去附子5吨,救治了数以千计的垂危病人。像李可这样源自民间的中医,从草根变成名家,属于凤毛麟角。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调查,在农村边远地区依然生存着至少15万名民间中医,他们长期处在有用、有益却“非法”的状态。(参考:李可:我一个经方治好了100多例抑郁症)

《执业医师法》像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制约着民间中医的发展,让民间中医处于“无证行医”的地下状态。《执业医师法》规定: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或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的人,首先必须具有医学专业本科、专科或中专学历。这些民间中医,虽然具有某一领域的专长,但由于年龄偏大、文化程度低,不要说考取执业医师证,连报考的资格都没有了。

近年来,卫生部门虽表态支持“师带徒”中医药传承方法,但规定为师者至少必须同时具备“执业医师资格”以及“副主任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务或从事临床工作15年以上”两项条件。按照现行师带徒规定,没有学历的民间中医,哪怕就是带了徒弟,徒弟也不能考执业资格,这样就几乎断了民间中医传承的路。

古人说:“医无三世,不服其药”。《易经》云:“无妄之药,不可试也”。中医方往往是几代人倾尽心力、甚至搭上性命的结晶,如六神丸、云南白药、跌打损伤丸、接骨丹等国家保密处方,都是来自民间。现代中医教育,起初完全是政府从民间遴选中医作为教师。首批30位国医大师,全部有民间中医经历,80%为师承或家传。国医大师陆广莘说:“我是民间医生,也是乡村医生。”不可否认,民间中医队伍鱼龙混杂,但在传承中医精髓、保存中医特色、保障农村基层人民健康方面,民间中医发挥着不可代替的作用。

保护和改善民间中医的生存环境,比挖掘、整理民间医药资源更加重要和紧迫。倘若不能从源头上解决民间中医的合法从业、生存和传承问题,民间中医就失去了生存空间和发展活力。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医绝技正在慢慢流失。再不抢救,再不重视,可能就无法挽回了。正如前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所说:“我们这些穿了皮鞋、坐了办公室的人,不要忘了民间。”

不要让民间中医毁于证书!

自从中国就有了学历,医生的评定标准里,也就成为了“学历高就相当于水平高,学历低就相当于水平低”。于是乎,学历不高的很多民间中医就成了水平低下的 “庸医”,受到了各种法律的限制。以文凭学历为标尺,不管能不能治病,理论上能做对题,能考到《执业医师资格证》就都是合法的医生,而民间中医不管治好多少病人,都是非法行医的。假如,医院有个有名的大夫,而身边有人介绍说村里有个医生。治病效果特别好,您会考虑去哪看诊?

不要让民间中医毁于证书!

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去考取,但是对于很多老中医来说行医几十载,再让他花大量的时间和心力去学习考试,他余生的精力将会全部倾注在这一张证件上,而不是用医术来治疗更多患者,把技术传给更多后辈。

那么,参加却有专长考试的人又会怎么样呢?笔者查阅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青海省参加考核的人员共161人,最终通过考核的有18人,通过率11%;广西参加考核的有2540人,经考核认定,确定156人通过考核,通过率为6.1%2019年广东省专长报名通过率甚至不足1%

人口越多的省份竞争力大,通过率低。但是,实际情况是,人口多的地方,隐藏的民间中医反而更多,在这样的地方,就有一大批中医会被残忍地淘汰。

多数考官反映,现场考生发挥不稳定,会操作,但是不会说。据了解,有相当一部分考生因为类似的原因不予通过,我们治病的标准什么时候变成了说病说得好了?

执业医师证是一把双刃剑,有了这把剑,好的医生可以继续行医、造福人民,但是滥竽充数的医生也会把它当作免死金牌,浑水摸鱼。

无奈的是,对于民间中医来说,没有这把剑,未来将寸步难行。一个证件齐全的医生,哪怕医术不精出了人命,在执业医师证的保护下,也只是被判定为医疗事故。但是一个没有执业医师证的人,即便患者是因为自身病情恶化导致殒命,没有资格证的保护,就会被定为违法行医,诈骗盈利,可悲可叹!

很多人认为,中医的考核应该以医术为准,执业医师资格证也应该颁发给医术、医德有口碑的行医人。在人民群众心中,能看病的才是好医生,不会看病的,即使学富五车、口若悬河,也不是一个合格的中医。

很多民间中医呼吁与医院里的中医教授们来一场疗效的较量,这场比赛谁胜谁负,我们暂且不知。但是我们相信,民间有很多“隐形”的执业中医师,他们同样优秀,是民众心里的合法好医生。希望国家能挖掘保护这样的人才,不要让证件成为衡量医生的绝对标准,切莫让中医事业毁在证书上。

笔者认为,对于老百姓来说,能够看好病的医生就是好医生,以疗效为标准进行考核比西医式、模式化的考核方式更加适应中医的发展,而且能够避免一些人打着中医的旗号大肆敛财,给我们的中医药,尤其是民间中医人群体抹黑。

我们希望国家可以采取措施去保护真正的民间中医,不要让他们毁于不符合其发展规律的标准,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造福于人民,济世于苍生。

最后,小编有个大胆的建议,评定医者的水平或者合格应该由他医治过所有的患者进行投票与评分。评定是否有效和治愈率等临床效果,这才是医者被患者评定出来的合格大夫,再由监督机构核验。医者能不能见真章取决于患者,而不是办证机构收学费,收考证费。


点击分享:

用户评价

    免责申明:本平台上所有的信息都是收集网络公开的资料,广大朋友要自己判断、谨慎使用,由此产生后果本网站概不负责。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9025240号-1

    联系电话:18684916737 13637845528  邮箱:cfl8972@163.com 技术支持:英铭长沙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 英铭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