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一贯煎”的用法及其药用剂量!

作者:发布日期:2020-04-13阅读量:121转载量:

一贯煎为清代名医魏玉璜自创方,首见于《续名医类案·心胃痛门》。高鼓峰、吕东庄治案后,魏氏按云:“吕、高二案,持论略同,而俱用滋水生肝饮,予早年亦尝用此,却不甚应,乃自创一方,名‘一贯煎’。用北沙参、麦冬、地黄、当归、枸杞子、川楝六味出入加减,投之应如桴鼓。口燥者,加酒连尤捷。可统治胁痛、吞酸、吐酸、疝瘕、一切肝病”。

“一贯煎”的用法及其药用剂量!

现代运用本方的治疗范围,已远远超越魏氏原订病症,广泛用于肝肾阴虚所致之咳喘、消渴、胁痛、臌胀、胃脘痛、便血和疝痛等。此后滋阴调肝之效方,亦多由是方衍化而出。

作者多年来,举凡见口燥咽干,舌尖红无苔者,不论何科何系统疾患,皆投此方,颇获应验。

考魏氏制此方,妙在以北沙参、麦冬、生地补益肝肾之阴;当归养血和肝;枸杞滋补肝肾;川楝子疏肝调气,使前药滋而不腻,补而不滞。诸药合用,肝肾之阴得复,肝气之郁得疏,大气一转,诸症自已。药虽6味,独具匠心,深得制方之妙。

外感病,辛温宣散太过,表虽解而化燥伤阴者,或外感风热,辛凉透表用不及时、不足量,几经调治,热虽退而阴已伤,见口唇糜烂者,每用此方,投之辄效。

如张某,男,34岁,高热,体温40℃已4天,经用西药,高热虽退,但见鼻衄,且鼻唇沟起疱,口干、口唇糜烂,舌苔白,脉沉细数。本方加川连、白茅根、芦根、小蓟、藕节治之,3剂而愈。

多种原因所致之口疮,如单纯性口疮、复发性口疮、肿瘤化疗后口疮等,作者亦常用本方取效。如杜某,女,28岁,患卵巢浆液性乳头状囊腺癌,腹膜转移,用氟尿嘧啶8次后,出现牙龈及口腔疼痛、胃部烧灼感,即停止放疗。继而出现口腔溃疡,吞咽困难,胃痛纳减,腹泻每日3~4次,用冰硼散、泻痢宁、维生素等治疗,溃疡稍有好转。会诊时,见舌光红无苔,脉细濡数。投本方加川连、蒲公英、建曲、山药、砂壳,翌日泻止,口腔溃疡逐日好转,4剂后诸症消失。

长年咳喘(慢性支气管炎、慢性哮喘性支气管炎及部分支气管哮喘),肺肾阴伤,阴损及阳,尝以本方去川楝,合玉屏风散、二陈汤,加山药、制紫菀、制冬花、芦根;兼咯血者加白茅根、藕节。症状基本控制后,加蛤蚧制为蜜丸,长期服用甚效。

如刘某,男,16岁,咳喘1年余,遇感冒则加重,稍劳即发,上学走路亦感气憋,咳痰黄白兼见,舌质红,苔薄白,脉沉细数。按本方案治之,未及两月诸症消失,终以人参健脾丸、六味地黄丸合用,先后天并补,长期服用以巩固疗效。

胁痛、臌胀(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肝硬化腹水),凡属肝肾阴虚型,均用本方增损。如兼黄疸者,多断为瘀黄,本方合下瘀血汤加茵陈、栀子、丹参;胁痛甚者,加郁金、延胡索、香附、青皮。

肝硬化腹水之肝肾阴虚型,用本方确有“增水行舟”之妙,需以大剂生麦芽代川楝子为佳。失眠属阴虚水不济火者,本方投之颇效。

如陈某,女,37岁,以头昏目眩、烦躁心悸、眠差多梦而就治,舌红无苔、脉沉细数,投归脾汤合栀子豉汤,加麦冬、白芍、柏子仁,两剂未效;改投本方加川连、熟地、麦芽、甘草,3剂好转,又3剂即能熟睡。

脏躁(经前紧张症、更年期综合征)而见心烦口渴、悲伤欲哭、舌红无苔者,本方合百合地黄汤、百合知母汤、甘麦大枣汤治之,疗效亦可。

总之,一贯煎是统治肝肾阴虚引起诸般病症的至稳至当之方,对水不涵木、肝木侮土、阴虚火旺之证,皆可以此方进退出入。

惟剂量应注意以下几点:

一、一般情况,北沙参、生地、麦冬各15g,枸杞10g;阴虚甚者前三味可加至30g

二、火甚加川连2~5g,吐衄用至10g

三、气阴两虚者,北沙参用30g,再加太子参30g

只要遵循以上原则用之,鲜有投之不效者。


点击分享:

用户评价

    免责申明:本平台上所有的信息都是收集网络公开的资料,广大朋友要自己判断、谨慎使用,由此产生后果本网站概不负责。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9025240号-1

    联系电话:18684916737 13637845528  邮箱:cfl8972@163.com 技术支持:英铭长沙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 英铭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