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中华宝贵遗产《黄帝外经》6-16篇

作者:发布日期:2018-09-28阅读量:2495转载量:

【无为学院】编辑整理

《黄帝内经》为什么叫内经?有没有《黄帝外经》一书?《黄帝外经》一书讲的什么?黄帝外经》与《黄帝内经》有何关联和补充?请看:

救母篇第六

容成问于岐伯曰:天癸之水,男女皆有之,何以妇人经水谓之天癸乎?

岐伯曰:天癸水,壬癸之水也。壬水属阳,癸水属阴,二水者先天之水也。男为阳,女为阴,故妇人经水以天癸名之。其实壬癸未尝不合也。

容成曰:男子之精,不以天癸名者,又何故欤?

岐伯曰:精者,合水火名之。水中有火,始成其精。呼精而壬癸之义已包于内,故不以天癸名之。

容成曰:精与经同一水也,何必兩名之?

岐伯曰:同中有異也。男之精,守而不溢:女之经,满而必泄也。癸水者,海水也,上应月,下应潮,月有盈亏,潮有往來,女子之经水应之,故潮汐月有信,经水亦月有期也。以天癸名之,别其水为癸水,随天运为转移耳。

容成曰:其色赤者何也?

岐伯曰:男之精,阳中之阴也,其色白。女之经,阴中之阳也,其色赤。况流于任脉,通于血海,血与经合而成浊流矣。

容成曰:男之精亏而不溢者,又何也?

岐伯曰:女子阴有余阳不足,故满而必泄。男子阳有余阴不足,故守而不溢也。

容成曰:味咸者何也?

岐伯曰:壬癸之水,海水也。海水味咸,故天癸之味应之。

容成曰:女子二七经行,稚女不行经何也?

岐伯曰:女未二七则任冲未盛,阴气未动,女犹纯阳也,故不行经耳。

容成曰:女过二七,不行经而怀孕者,又何也?

岐伯曰:女之变者也,名为暗经,非无经也。无不足,无有余,乃女中最贵者。终身不字,行调息之功,必长生也。

容成问曰:妇女经水,上应月,下应潮,宜月无愆期矣。何以有至有不至乎?

岐伯曰:人事之乖违也。天癸之水,生于先天,亦长于后天也。妇女纵欲伤任督之脉,则经水不应月矣。怀抱忧郁以伤肝胆,则经水闭而不流矣。

容成曰:其故何也?

岐伯曰:人非水火不生,火乃肾中之真火,水乃肾中之真水也。水火盛则经盛,水火衰则经衰。任督脉通于肾,伤任督未有不伤肾者。交接时,纵欲泄精,精伤任督之脉亦伤矣。任督脉伤,不能行其气于腰脐,则带脉亦伤,经水有至有不至矣。夫经水者,火中之水也。水衰不能制火,则火炎水降,经水必先期至矣。火衰不能生水,则水寒火冷,经水必后期至矣。经水之愆期,因水火之盛衰也。

容成曰:肝胆伤而经闭者,谓何?

岐伯曰:肝藏血者也,然又最喜疏泄。胆与肝为表里也,胆木气郁,肝木之气亦郁矣。木郁不达,任冲血海皆抑塞不通,久则血枯矣。

容成曰:木郁何以使水之闭也?

岐伯曰:心肾无咎不交者也。心肾之交接,责在胞胎,亦责在肝胆也。肝胆气郁,胞胎上交肝胆,不上交于心,则肾之气亦不交于心矣。心肾之气不交,各脏腑之气抑塞不通,肝克脾,胆克胃,脾胃受克,失其生化之司,何能资于心肾乎?水火未济,肝胆之气愈郁矣。肝胆久郁,反现假旺之象,外若盛内实虚。肾因子虚转去相济涸水,而郁火焚之,木安有余波以下泄乎?此木郁所以水闭也。

鬼臾区间曰:气郁则血闭,血即经乎?

岐伯曰:经水,非血也。

鬼臾区曰:经水非血,何以血闭而经即断乎?

岐伯曰:经水者,天一之水也,出于肾经,故以经水名之。

鬼臾区曰:水出于肾,色宜白矣,何赤乎?

岐伯曰:经水者,至阴之精,有至阳之气存焉,故色赤耳,非色赤即血也。

鬼臾区曰:人之肾有补无泻,安有余血乎?

岐伯曰:经水者,肾气所化,非肾精所泄也。女子肾气有余,故变化无穷耳。

鬼臾区曰:气能化血,各经之血不从之而泄乎?

岐伯曰:肾化为经,经化为血,各经气血无不随之而各化矣。是以肾气通则血通,肾气闭则血闭也。

鬼臾区曰:然则气闭宜责在肾矣,何以心肝脾之气郁而经亦闭也?

岐伯曰:肾水之生,不由于三经。肾水之化,实关于三经也。

鬼臾区曰:何也?

岐伯曰:肾不通肝之气,则肾气不能开。肾不交心之气,则肾气不能上。肾不取脾之气,则肾气不能成。盖交相合而交相化也。苟一经气郁,气即不入于肾,而肾气即闭矣。况三经同郁,肾无所资,何能化气而成经乎?是以经闭者,乃肾气之郁,非止肝血之枯也。倘徒补其血,则郁不宣反生火矣。徒散其瘀,则气益微反耗精矣。非惟无益,而转害之也。

鬼臾区曰:大哉言乎!请勒之金石,以救万世之母乎。

陈远公曰:一篇救母之文,真有益于母者也。讲天癸无余义,由于讲水火无余义也。水火之不通,半成于人气之郁。解郁之法,在于通肝胆也,肝胆通则血何闭哉!正不必又去益肾也。谁知肝胆不郁而肾受益乎,郁之害亦大矣。

红铅损益篇第七

容成问曰:方士采红铅接命,可为训乎?

歧天师曰:慎欲者采之,服食延寿:纵欲者采之,服食丧躯。

容成曰:人能慎欲命自可延,何藉红铅乎?

岐伯曰:红铅延景丹也。

容成曰:红铅者,天癸水也。虽包阴阳之水火,溢满于外则水火之气尽消矣,

何以接命乎?

岐伯曰:公之言,論天癸则可,非論首经之红铅也。经水甫出户辄色变,独首经之色不遽变者,全其阴阳之气也。男子阳在外,阴在内:女子阴在外,阳在内。首经者,坎中之阳也。以坎中之阳补離中之阴,益乎不益乎。独补男有益,补女有损。补男者,阳以济阴也:补女者,阳以亢阳也。

容成曰:善。

陈远公曰:红铅何益于人,讲无益而成有益者,辨其既济之理也。谁谓方士非恃之以接命哉。

初生微論篇第八

容成问曰:人之初生,目不能睹,口不能餐,足不能履,舌不能语,三月而后見,八月而后食,期岁而后行,三年而后言,其故何也?

歧伯曰:人之初生,兩肾水火未旺也。三月而火乃盛,故兩目有光也。八月而水乃充,故兩龈有力也。期岁则髓旺而髌生矣。三年则精长而囟合矣。男十六天癸通,女十四天癸化。

容成曰:男以八为數,女以七为數,予知之矣。天师于二八二七之前,内经何未言也?

岐伯曰:内经首論天癸者,叹天癸难生易丧也。男必至十六而天癸满,年未十六皆未满之日也。女必至十四而天癸盈,年未十四皆末满之日也。既满既盈,又随年俱耗,示人宜守此天癸也。

容成曰:男八八之后犹存,女七七之后仍在,似乎天癸之未尽也。天师何以七七、八八之后不再言之欤?

岐伯曰:予論常數耳,常之數可定,变之數不可定也。予所以論常不論变耳。

陈远公曰:人生以天癸为主,有则生,无则死也。常变之說,惜此天癸也。二七、二八之論,亦可言而言之,非不可言而不言也。

骨阴篇第九

鸟师问于岐伯曰:婴儿初生,无膝盖骨,何也?

岐伯曰:婴儿初生,不止无膝盖骨也,囟骨、耳后完骨皆无之。

鸟师曰:何故也?

歧伯曰:阴气不足也。阴气者,真阴之气也。婴儿纯阳无阴,食母乳而阴乃生,阴生而囟骨、耳后完骨、膝盖骨生矣。生则儿寿,不生则夭。

鸟师曰:其不生何也?

歧伯曰:三骨属阴,得阴则生,然亦必阳旺而长也。婴儿阳气不足,食母乳而三骨不生,其先天之阳气亏也。阳气先漓,先天已居于缺陷,食母之乳补后天而无余,此三骨之所以不生也。三骨不生又焉能延龄乎!

鸟师曰:三骨缺一,亦能生乎?

岐伯曰:缺一则不全乎其人矣。

鸟师曰:请悉言之。岐伯曰:因门不合则脑髓空也:完骨不长则肾宫虚也:

膝盖不生则双足软也。脑髓空则风易入矣:肾宫虚则听失聪矣:双足软则颠仆多矣。

鸟师曰:吾見三骨不全亦有延龄者,又何故欤?

岐伯曰:三者之中,惟耳无完骨者亦有延龄,然而疾病不能无也。若囟门不合、膝盖不生,吾未見有生者。盖孤阳无阴也。

陈远公曰:孤阳无阴,人则不生,则阴为阳之天也。无阴者无阳也。阳生于阴之中,阴长于阳之外,有三骨者,得阴阳之全也。

媾精受妊篇第十

雷公问曰:男女媾精而受妊者,何也?

岐伯曰:肾为作强之官,故受妊而生人也。

雷公曰:作强而何以生人也?

岐伯曰:生人者,即肾之技巧也。

雷公曰:技巧属肾之水乎,火乎?

岐伯曰:水火无技巧也。

雷公曰:離水火又何以出技巧乎?

岐伯曰:技巧成于水火之气也。

雷公曰:同是水火之气,何生人有男女之别乎?

岐伯曰:水火气弱则生女,水火气强则生男。

雷公曰:古云:女先泄精则成男,男先泄精则成女。

今曰:水火气弱则生女,水火气强则生男。何也?

岐伯曰:男女俱有水火之气也,气同至则技巧出焉,一有先后不成胎矣。男泄精,女泄气,女子泄精则气脱矣,男子泄气则精脱矣,乌能成胎?!

雷公曰:女不泄精,男不泄气,何以受妊乎?

岐伯曰:女气中有精,男精中有气,女泄气而交男子之精,男泄精而合女子之气,此技巧之所以出也。

雷公曰:所生男女,有强有弱,自分于父母之气矣。但有清浊寿夭之異,何也?

岐伯曰:气清则清,气浊则浊,气长则寿,气促则夭。皆本子父母之气也。

雷公曰:生育本于肾中之气,余已知之矣。但此气也,豫于五脏七腑之气乎?

岐伯曰:五脏七腑之气,一经不至皆不成胎。

雷公曰:媾精者,动肾中之气也。与五脏七腑何豫乎?

岐伯曰:肾藏精,亦藏气。藏精者,藏五脏七腑之精也。藏气者,藏五脏七腑之气也。藏则俱藏,泄则俱泄。

雷公曰:泄气者,亦泄血乎?

岐伯曰:精即血也。气无形?血有形,无形化有形,有形不能化无形也。

雷公曰:精非有形乎?

岐伯曰:精虽有形,而精中之气正无形也。无形隐于有形,故能静能动。动则化耳,化则技巧出矣。

雷公曰:微哉言乎,请传之奕祀,以彰化育焉。

陈士铎曰:男女不媾精,断不成胎。胎成于水火之气,此气即男女之气也。气藏于精中,精虽有形而实无形也。形非气乎,故成胎即成气之谓。

社生篇第十一

少师问曰:人生而白头,何也?

岐伯曰:社日生人,皮毛皆、白,非止鬓发之白也。

少师曰:何故乎?

岐伯曰:社日者,金日也。皮毛须鬓皆白者,得金之气也。

少师曰:社日非金也,天师谓之金日,此余之未明也。

岐伯曰:社本土也,气属金,社日生人犯金之气。金气者,殺气也。

少师曰:人犯殺气,宜天矣,何又长年乎?

岐伯曰:金中有土,土乃生气也。人肺属金,皮毛亦属金,金之殺气得土则生,逢金则斗。社之金气伐人皮毛,不入人脏腑,故得长年耳。

少师曰:社日生人皮毛鬓发不尽白者,又何故欤?

岐伯曰:生时不同也。

少师曰:何时乎?

岐伯曰:非己午时,必辰戌丑未时也。

少师曰:巳午火也,火能制金之气,宜矣。辰戌丑未土也,不助金之气乎?

岐伯曰:社本土也,喜生惡泄,得土则生,生则不克矣。

少师曰:同是日也,何社日之凶如是乎?

岐伯曰:岁月日时俱有神司之,社日之神与人最亲,其性最喜洁也,生产则秽矣。兩气相感,儿身受之,非其煞之暴也。

少师曰:人生有记,赤如朱,青如靛,黑如锅,白如雪,终身不散,何也?豈亦社日之故乎?

岐伯曰:父母交媾,偶犯游神,为神所指,志父母之,过也。

少师曰:色不同者,何欤?

岐伯曰:随神之气異也。

少师曰:记无黄色者,何也?

岐伯曰:黄乃正色,人犯正神,不相校也,故亦不相指,不相指,故罔所记耳。

陈远公曰:社日生人,說來有源有委,非孟浪成文者可比。

天厌火衰篇第十二

容成问曰:世有天生男子音声如女子,外势如婴儿,此何故欤?

岐伯曰:天厌之也。

容成曰:天何以厌之乎?

岐伯曰:天地有缺陷,安得人尽皆全乎?

容成曰:天未尝厌人,奈何以天厌名之。

岐伯曰:天不厌而人必厌也,天人一道,人厌即天厌矣。

容成曰:人何不幸成天厌也了?

岐伯曰:父母之咎也。人道交感,先火动而后水济之,火盛者生子必强,火衰者生子必弱,水盛者生子必肥,水衰者生子必瘦。天厌之人,乃先天之火微也。

容成曰:水火衰盛分强弱肥瘦,宜也,不宜外阳之细小。

岐伯曰:肾中之火,先天之火,无形之火也。肾中之水,先天之水,无形之水也。火得水而生,水得火而长,言肾内之阴阳也。水长火,则水为火之母:火生水,则火为水之母也。人得水火之气以生身,则水火即人之父母也。天下有形不能生无形也,无形实生有形。外阳之生,实内阳之长也。内阳旺而外阳必伸,内阳旺者得火气之全也。内阳衰矣,外阳亦何得壮大哉?

容成曰:火既不全,何以生身乎?

岐伯曰: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天厌之人,但火不全耳,未尝无阴阳也:偏于火者,阳有余而阴不足,偏于水者,阴有余而阳不足也。阳既不足,即不能生厥阴之宗筋,此外阳之所以屈而不伸也,毋論刚大矣。

容成曰:善。

陈远公曰:外阳之大小,视水火之偏全,不视阴阳之有无耳。說來可听。

经脉相行篇第十三

雷公问曰:帝问脉行之逆顺若何,余无以奏也。愿天师明教以闻。

岐伯曰:十二经脉有自上行下者,有自下行上者,各不同也。

雷公曰:请悉言之。

岐伯曰:手之三阴从脏走手,手之三阳从手走头,足之三阳从头走足,足之三阴从足走腹,此上下相行之數也。

雷公曰:尚未明也。

岐伯曰:手之三阴:太阴肺,少阴心,厥阴包络也。手太阴从中府走大指之少商,手少阴从极泉走小指之少冲,手厥阴从天池走中指之中冲。皆从脏走手也。手之三阳:阳明大肠,太阳小肠,少阳三焦也。手阳明从次指商阳走头之迎香,手太阴从小指少泽走头之听宫,手少阳从四指关冲走头之丝竹空,皆从手走头也。足之三阳:太阳膀胱,阳明胃,少阳胆也。足太阳从头睛明走足小指之至阴,足阳明从头头维走足次指之厉兑,足少阳从头前关走四指之窍阴,皆从头走足也。

足之三阴:太阴脾,少阴肾,厥阴肝也。足太阴从足大指内侧隐白走腹之大包,足少阴从足心涌泉走腹之俞府,足厥阴从足大指外侧大敦走腹之期门,皆从足走腹也。

雷公曰:逆顺若何?

岐伯曰:手之阴经,走手为顺,走脏为逆也:手之阳经,走头为顺,走手为逆也:足之阴经,走腹为顺,走足为逆也:足之阳经,走足为顺,走头为逆也。

雷公曰:足之三阴,皆走于腹,独少阴之脉下行,何也?豈少阴经易逆难顺乎?

岐伯曰:不然,天冲脉者,五藏六腑之海也。五藏六腑皆禀焉。其上者,出于颃颡,渗诸阳,灌诸精,下注少阴之大络,出于气冲,循阴阳内廉入胭中,伏行(骨行)骨内,下至内踝之后,属而别其下者,并由少阴经渗三阴,其在前者,伏行出跗属下,循跗入大指间,渗诸络而温肌肉,故别络邪结则跗上脉不动,不动则厥,厥则足寒矣。此足少阴之脉少異于三阴而走腹则一也。

雷公曰:其少異于三阴者为何?

岐伯曰:少阴肾经中藏水火,不可不曲折以行,其脉不若肝脾之可直行于腹也。

雷公曰:其走腹则一者何?

岐伯曰:肾之性喜逆行,故由下而上,盖以逆为顺也。

雷公曰:逆行宜病矣。

岐伯曰:逆而顺故不病,若顺走是违其性矣,反生病也。

雷公曰:当尽奏之。

岐伯曰:帝问何以明之?

公奏曰:以言导之,切而验之,其髁必动。乃可以验逆顺之行也。

雷公曰:谨奉教以闻。

陈远公曰:十二经脉有走手、走足、走头、走腹之異,各讲得凿凿。其讲顺逆不同处,何人敢措一辞。

经脉终始篇第十四

雷公问于岐伯曰:十二经之脉既有终始,《靈》《素》详言之。而走头、走腹、走足、走手之义,尚未明也,愿毕其辞。

岐伯曰:手三阳从手走头,足三阳从头走足,乃高之接下也。足三阴从足走腹,手三阴从腹走手,乃卑之趋上也。阴阳无间,故上下相迎,高卑相迓,与昼夜循环同流而不定耳。夫阴阳者,人身之夫妇也:气血者,人身之阴阳也。夫倡则妇随,气行则血赴,气主煦之,血主濡之。干作天门,大肠司其事也。巽作地户,胆持其权也。泰居艮,小肠之昌也。否居坤,胃之殃也。

雷公曰:善,请言顺逆之别。

岐伯曰:足三阴自足走腹,顺也:自腹走足,逆也。足三阳自头走足,顺也:自足走头,逆也。手三阴自藏走手,顺也:自手走藏,逆也。手三阳白手走头,顺也:自头走手,逆也。夫足之三阴从足走腹,惟足少阴肾脉绕而下行,与肝脾直行者,以冲脉与之并行也,是以逆为顺也。

陈远公曰:十二经有头腹手足之殊,有顺中之逆,有逆中之顺,說得更为明白。

经气本标篇第十五

雷公问于岐伯曰:十二经气有标本乎?

岐伯曰:有之。

雷公曰:请言标本之所在。

岐伯曰:足太阳之本在跟以上五寸中,标在兩络命门。足少阳之本在窍阴之间,标在窗籠之前。足少阴之本在内踝下三寸中,标在背腧。足厥阴之奉在行间上五寸所,标在背腧。足阳明之本在厉兑,标在人迎,颊挟颃颡。足太阴之本在中封前上四寸中,标在舌本乎。太阳之本在外踝之后,标在命门之上一寸。手少阳之本在小指次指之间上二寸,标在耳后上角下外眦。

手阳明之本在肘骨中上至别阳,标在颜下合钳上。手太阴之本在寸口中,

标在腋内动脉。手少阴之本在锐骨之端,标在背腧。手心主之本在掌后兩筋之间二寸中,标在腋下三寸。此标本之所在也。

雷公曰:标本皆可刺乎?

岐伯曰:气之标本皆不可刺也。

雷公曰:其不可剌,何也?

岐伯曰:气各有冲,冲不可刺也。

雷公曰:请言气冲。

岐伯曰:胃气有冲,腹气有冲,头气有冲,胫气.有冲,皆不可剌也。

雷公曰:头之冲何所乎?

岐伯曰:头之冲,脑也。

雷公曰:胸之冲何所乎?

岐伯曰:胸之冲,膺与背腧也。喻亦不可剌也。

雷公曰:腹之冲何所乎?

岐伯曰:腹之冲,背腧与冲脉及左右之动脉也。

雷公曰:胫之冲何所乎?

岐伯曰:胫之冲,即脐之气街及承山踝上以下。此皆不可刺也。

雷公曰:不可刺止此乎?

岐伯曰:大气之抟而不行者,积于胸中,藏于气海,出于肺,循咽喉,呼吸而出入也。是气海犹气街也,应天地之大數,出三入一,皆不可剌也。

陈远公曰:十二经气各有标本,各不可剌。不可刺者,以冲脉之不可剌也。不知冲脉即不知刺法也。

脏腑阐微篇第十六

雷公问于岐伯曰:脏止五乎?腑止六乎?

岐伯曰:脏六腑七也。

雷公曰:脏六何以名五也?

岐伯曰:心肝脾肺肾五行之正也,故名五脏。胞胎非五行之正也,虽脏不以脏名之。

雷公曰:胞胎何以非五脏之正也?

岐伯曰:心火也,肝木也,脾土也,肺金也,肾水也,一脏各属一行。胞胎处水火之歧:非正也,故不可称六脏也。

雷公曰:肾中有火亦水火之歧也,何肾称脏乎?

岐伯曰:肾中之火先天火也,居兩肾中而肾专司水也。胞胎上系心,下連肾,往來心肾,接续于水火之际,可名为火,亦可名为水,非水火之正也。

雷公曰:然则胞胎何以为脏乎?

岐伯曰:胞胎处水火之兩歧,心肾之交,非胞胎之系不能通达上下,寧独妇人有之,男子未尝无也。吾因其兩歧,置于五脏之外,非胞胎之不为脏也。

雷公曰:男女各有之,亦有異乎?

岐伯曰:系同而口異也。男女无此系,则水火不交,受病同也。女系无口,则不能受妊,是胞胎者,生生之机,属阴而藏于阳,非脏而何。

雷公曰:胞胎之口又何以異?

岐伯曰:胞胎之系,上出于心之膜膈,下連兩肾,此男女之同也。惟女下大而上细,上无口而下有口,故能纳精以受妊。

雷公曰:腑七而名六何也?

岐伯曰:大小肠、膀胱、胆、胃、三焦、包络,此七腑也。遗包络不称腑者,尊帝耳。

雷公曰:包络可遗乎?

岐伯曰:不可遗也。包络为脾胃之母,土非火不生。五脏六腑之气咸仰于心君,心火无为,必藉包络有为,往來宣布胃气,能入脾气,能出各脏腑之气,始能变化也。

雷公曰:包络既为一腑,奈何尊帝遗之。尊心为君火,称包络为相火,可乎?请登之《外经》咸以为则。

陈远公曰:脏六而言五者,言脏之正也。腑七而言六者,言腑之偏也。举五而略六,非不知胞胎也:举六而略七,非不知包络也。有雷公之间,而胞胎包络昭于古今矣。


点击分享:

用户评价

    免责申明:本平台上所有的信息都是收集网络公开的资料,广大朋友要自己判断、谨慎使用,由此产生后果本网站概不负责。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9025240号-1

    联系电话:18684916737 13637845528  邮箱:cfl8972@163.com 技术支持:英铭长沙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 英铭科技